生命需要改變嗎?看看火爆浪子信耶穌—凌峰的故事

邁入知天命的年紀,才進入上帝的世界,這是智慧太低、啟蒙太晚。」凌峰誠懇且謙虛地笑笑說。

 

秋天的午後,陽光出奇的好,才淹過大水的台北街道逕自一片泥濘,然而在名主持人凌峰的住處,聽他細細道來認識基督信仰的經過,卻像是重後走了一段「八千里路」,他說:「我在信仰上的認識,是經過長期的掙扎,天人交戰的過程。」

 

火爆浪子信耶穌?

 

正如凌峰的妻子賀順順所言:「許多人都不相信,這麼一個出了名的火爆浪子,會去信耶穌?」這樣的疑問,在許多人心中出現過,但對於凌峰而言,卻有著「太晚了」的嘆息!

 

他說:「一個人到了四十歲之後,應該進入理性的階段,但我比較晚,這大概與家教、封閉的社區有關。」

 

從小到大,凌峰都住在眷村中,而眷村子弟每天生活的範圍就是這幾條街,與外界沒有太多接觸,更不曾想過何為「社會關懷」。「直到走這一趟八千里路,我的視野被打開,才真正知道什麼叫中國,對我而言,算是開眼了!」

 

也正因為如此,凌峰表示,對過去在物質上的需求,開始有所檢討,而且在心靈上、價值觀上有更深一層的思考,所以開始進入信仰的層面。

 

「在我們的生活中,因為都和佛道教比較近,像我和星雲法師很熟、也走得很近,但是我真得認真思考關於基督教這個信仰。」

 

重新認識基督教

 

凌峰十分謹慎地處理心中的思慮,對於基督教的認識,他從「平等」二字開始。「我謹慎地研究基督教,甚至對於教會禮拜的整個結構都深入研究,譬如為什麼唱詩歌就要站起來,我真的去瞭解,發現這個禮拜太好、整個結構太好!」凌峰強勁有力的聲音、肯定地強調著:「我開始重新認識宗教,以前我也會把基督教看作是西方的意識型態。但看多了歷史上基督教的影響力之後,我體會到,基督教信仰因為心胸寬大,所以接受度高、包容力大,強調的是民主,卻不是威權;在其他的宗教中,讓我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看到大師要跪下來,但是教會的牧師卻是在教堂門口等著和人握手,甚至與你擁抱一下。」凌峰也正經地說:「我去寺裡聽經會想打瞌睡,可是在教會裡唱詩歌,很愉快。尤其我們這種愛唱歌的人,一唱我就喜樂起來。」

 

他希望自己的生活過得脫俗一些,但現實生活卻不允許,每天仍必須面對自己的公司、員工,生活不得不世俗化。「但是我們這種搞藝術的人,又不願意自己變得世俗化,不甘於庸庸碌碌。」也正因此,每個星期日走進教會,成了凌峰最珍惜的時間!「我覺得最明顯的是,生命中有了基督信仰,自己的內省機制變強了,價值觀也改變。」

 

其實凌峰在進入教會前,曾有許多好奇與疑惑,「為什麼基督教的國家都充滿活力?像中世紀荷蘭這樣一個小國,為什麼敢於向西班牙、瑞典這樣的大國挑戰?為什麼馬丁路德在面對宗教的不平等時,敢於挺身向教皇挑戰?甚至於五月花號輪船的大航海計劃,航行萬里到新大陸,那些人敢於面對一個不可知的未來,而終於建立了世界最強的國家。」

 

這些疑問讓凌峰對基督信仰的力量有許多好奇,但是直到遠志明來台的那一夜,他終於解惑了。

 

「上帝給我一個很特別的方式切入。我早期在做『八千里路雲和月』時,就認識了蘇曉康和遠志明等人。所以聽說遠志明要來台北懷恩堂,我很興奮,立刻就撥了電話給孫越,找他帶我一塊兒去。」

 

提到孫越,凌峰話題一轉,強調自己在演藝圈是個獨行俠,就算以前主持節目時,應酬多,他也只是和大家吃個晚飯就離開了,年輕時還會有續攤,後來就沒了,所以朋友並不多,但只有孫越一直關心著他。「孫大哥一直是我的榜樣,他算是演藝圈的模範。」正因著與孫越的這層關係,凌峰踏進了教堂,聽著台上遠志明的流亡故事。

 

「我看著台上播放他的故事影片,邊看就邊落淚,心裡非常感動!原來上帝的量這樣大,讓遠志明能有這樣的信心熬過艱難。那一夜,我舉起手決定心志認識上帝這位神。」

 

凌峰變了

 

開始了教會生活之後的凌峰,現在只要人在台灣,星期日就一定會去教會。「如果沒去,心裡就會犯嘀咕,我發現每次去教會回來都有啟迪,性情明顯地改變。」凌峰笑笑說。

 

「這一點我可以證明!」在一旁的賀順順肯定地說:「自從凌峰信了基督教之後,我們家的聖經就像我的護身符,如同我小時候拿起毛語錄一樣,往他眼前一晃,提醒他別忘了自己是基督徒。」賀順順笑笑說:「凌峰比我大十七歲,有時候拌嘴,我心裡就想,你比我大,少講一句不行嗎?例如找我主持節目,他就覺得我還準備不夠,不讓我去;他就是那種完美主義者,而且有那種俠義的精神,所以看到不合理的事,就一定要講,連那天颱風天買蛋,都會為了爭個理字和人吵得打起架來!」

 

賀順順看看凌峰又笑笑說:「凌峰那個長相,不笑時,就像五千年的滄桑都寫在臉上,以前連睡覺作夢都還會說:『中國人啊!』」凌峰插了一句:「那是憂患。」

 

不過自從他進入教會之後,周圍的朋友親戚都說他變了。」賀順順強調地說:「連孩子都對我說,爸爸好慈祥哦!真的,那種慈祥的面容是以前沒有的!現在他比較懂得原諒別人,也知道包容,有些東西放下來了!」

 

買蛋打架事件

 

「不過,我畢竟跑是個信仰生命很淺的人,那個買蛋打架的事,就是我個性上的衝動。」凌峰緩緩說到這個鬧進派出所的事。「颱風來了,家裡沒什麼糧食,我去買蛋,跑了幾家都沒買到。終於在那家雜貨店看到有蛋,但是那老闆卻說不賣,而且要買還要漲價。這一講,我立刻就說:『老闆,這是天災來的時候,你隨便漲價是趁人之危,而且你也沒有權利不賣!』我跟他說理,他一直說:『我高興怎麼就怎麼賣!』這一說讓我火氣來了,就踢了一下他店裡的籃子,結果他拿起掃把就打我,那我也就不客氣地給了他一拳,結果好幾個人還圍上來助陣,這一鬧就鬧到派出所。」

 

這起打架事件雖然鬧進了警局,但警察卻始終幫凌峰說話,最後雜貨店老闆自認理虧,還當著凌峰太太的面道歉。

 

「他說有賠我五斤雞蛋道歉,我說,我不要你的蛋,可是我還要向你說道理,你開店,理應服務顧客,尤其民生用品,更不能在天災來時隨便漲價,這是趁人之危啊!」

 

這就是人眼中的火爆浪子凌峰。「如果出差去大陸,一陣子沒去教會,我的本性就會還原,這大概也是我屬靈生命還很淺的關係。不過現在自省能力很快也很強,這種事發生之後,心裡馬上會有反省的聲音。」

 

凌峰實地敘述自己的心理過程,可以發現,基督信仰已在他生命中不斷地陶冶他、改變他。

 

遺憾信得太遲

 

「其實每個人認識上帝時的心理準備都不一樣,我個人認為我是稀有品種;我對孩子說:『如果你在小時候就能認識主,那是福氣。』我一直試著去影響家人。」凌峰直言自己對信仰認識得太遲,因此總迫不及待地希望家人也能走進教會。

 

「我看過我外祖母談到生死時的那種態度,不像我父親那般愁眉苦臉。她用濃濃的山東腔說:『我就快走了,耶穌來接我囉!』是一種超越生死的態度。我母親雖然沒有教會生活,但是也會說:『信主好!是主帶給我快樂。』我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中,也希望能影響我的孩子。」

 

對於孩子,凌峰坦誠自己和孩子間有距離,孩子覺得他是嚴父。「我和順順討論過,從現在開始,要建立一個有基督信仰的家庭,因為這對女兒柔柔來說,是幸福的保障。」

 

在凌峰深入接觸基督信仰之後,賀順順也愈來愈感受到信基督不凡的力量,她說:「在我小時候,基督教教堂就在我家旁邊,從小就聽到教堂裡的琴聲很美,可是不敢進去,那給我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這是我自小對基督教的認識。但也僅止於此,直到我婆婆生病時,那天牧師到家裡來為她禱告,婆婆倒在我懷裡,牧師帶著大家唱詩歌『除你之外』,我突然感動得落下淚來,當時心想:這歌聲怎麼那麼美。我來我就決定,不如去教會聽聽看,看看是否還是那樣感動?我猜想那天在家裡的感動可能是當時氣氛使然,到教堂之後大概就不會了!沒想到當我置身在教堂裡時,每首詩歌還是同樣地感動我,那時我終於知道,這是人生找到了歸屬感!」

 

婚姻得幫助

 

賀順順讀為,基督信仰進入她的家庭,使她和凌峰之間的婚姻生活有極大的幫助。「以前我常想,像我們這樣常常拌嘴地吵,婚姻能走多遠?但現在和凌峰吵完架,他去教會回來,會主動跟我道歉,還會說今天牧師講的信息好像是對他說的,他的態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凌峰也補充說:「我並不是個稱職的基督徒,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在哪裡,所以需要時間去慢慢改進。」凌峰不諱言自小生長在暴力的環境裡,「老師打,因為考不好,回到家,父親又因為功課不好而責打,所以書讀不好就成了邊緣少年,而最受不了的就是人家用那種奇怪的眼光看你,就是用瞄的,那種眼光會讓我想跟他們玩命!」就是在這樣的暴力環境中,凌峰也因此有些暴力傾向。

 

凌峰感慨地說:邊緣少年很容易就拉幫結派,最後成了黑社會的種子部隊。而社會大眾及政府又不太敢碰這樣的問題,所以邊緣少年始終是社會的隱憂。」凌峰坦言自己的缺點,但在接觸到基督信仰之後,再壞的脾氣竟也開始扭轉過來。

 

一次奇妙的經歷

 

對於凌峰而言,最特別的是,在信仰的過程中他開始有奇妙的經歷。「有一年大陸的春節晚會節目邀請我,這是大陸一年中最重要的節目,而對於中央電視台來說,也只有最TOP的演藝人員才會受邀,所以那年有張惠妹、小燕子趙薇、香港的黎明等星。可是彩排那天,廣電部長要來看,而我在前一天則要去都安參加一個教會的義演活動,所以我說,如果我趕不回來彩排,他們要有心理準備。大家都覺得我太奇怪,中央電視台的節目那麼重要,犯得著為了一個窮鄉僻壤的義演而搞砸嗎?可是對我來說那很重要,而且我又和教會牧師約好要去,所以堅持要走。」

 

凌峰停了一會兒又說:「可是從北京飛南寧差不多三個多小時,下了機再從南寧搭車,還要坐四、五個小時才能到都安。這一算時間,我第二天很可能趕不回來,而且一天就這一班飛機,如果再誤點,那就不可能趕上彩排了。」凌峰笑笑 說:「但是我在去搭機時,突然上帝就給了我一個靈感,為什麼一定要在南寧直飛北京呢?可以從南寧繞到廣州轉機呀!這樣的就可以提早一點在南寧搭機呀!果然,義演完畢第二天,我請牧師及弟兄姊妹為我禱告,讓我能順利搭機,嘿!奇妙的是,我就一路從都安到南寧,再到廣州飛北京。沒想到每一班都準時,大陸的飛機能這樣準時是不太可能的,但那一天一路都順得很,當我趕到北京時才五點半,剛好準時彩排。他們說:『好在你趕回來了,但也真佩服你,不惜為一個小小的宗教活動冒這個險。』但我知道,這是上帝奇妙的作為!」

 

只要開始永不嫌晚

 

凌峰接受基督信仰之後,愈發體會到信仰的力量,他說:「感恩是基督徒必然的思想。因為感恩,所以會反省,重視人的本質,且勇於幫助人。所以基督徒很團結,也敢於挑戰惡勢力,像傳教士在面對古羅馬帝國那種火刑、獸咬時,他們只是禱告、勇敢面對。這種精神、這種信仰的力量,是偉大的、是了不起的!」凌峰義正辭嚴地說,但語氣中充滿了佩服與讚嘆。

 

走過了中國大陸的八千里路,但在基督信仰上,凌峰卻才開始走這段八千里路,雖然他自忖「有些晚了」,但是聽他細述這一段信仰的歷程,倒不如說:「只要開始就永不嫌晚!」

 

 "自從創造世界以來,神那看不見永遠的大能,和神性的特徵,是人所洞見的,乃是藉著受造之物,給人曉得的,叫人無法推諉….."

 

 文章為轉載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見證分享.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生命需要改變嗎?看看火爆浪子信耶穌—凌峰的故事

  1. Ling says:

    荣耀都归给神!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