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復興特會之心得(二)

第二天早上的信息,首先講員說到,神所提的拯救,是指我們身、心、靈全面性的拯救,耶穌來,不僅是要叫我們活,更是要叫我們得豐盛的生命。他要我們思考兩個問題:一、神是一個怎樣的神?二、我在神的眼中看起來是怎樣的人?他說:‘You are the child of God.’然後引到大家耳熟能詳的經節,就是講到浪子回頭的故事,但這次故事的重心卻不是在浪子身上,而是在父親身上。看到父親是怎樣無私的愛,這樣的內容對我來說並不新,因為以前看這篇很少去想到父親,大多是看見浪子怎樣回頭,大兒子怎樣計較,但有一次在特會中,講員提到父親的愛時,那時的確有耳目一新的感受,這次再聽到,起初不覺得特別,但後來這信息仍是有其恩膏的。

浪子的「浪」,意為毫無顧忌的揮霍。我們在浪子回頭的故事中,看見父親的愛是毫無保留的揮霍,而我們生命的目標就是該認識那位父親的愛。他說到很多人得到拯救是為了服事,我們是因著恩典得救,但很多人會因著得救而不再成為兒子,而是成為僕人。我們活在一個表現的文化中,常常會陷入要更多的工作、更多的服事;少犯罪,不要再犯罪了;更多的奉獻,ie:時間、金錢等,上面這三個教導是根據你為神做什麼?而不是神為你成就什麼?

他又提到在華人文化中,我們的父母總是認為我們不夠好,在地上的父親可分為幾類型,有缺席的父親、有完美的父親、有嚴厲的父親等,當講員一邊在講,自己一邊想著自己是屬於那一類型下的孩子,心裡不自覺得開始有一陣酸,想到自己和父親的關係。

他說我們悔改是因神的愛:祂不是缺席的父親、祂不是要來受審、祂不是要我們聖潔。父親看起來像耶穌,當父親看見浪子時,他看浪子不是奴隸,而是一個兒子,饒恕是愛最終極的表現。當神在看我們的時候,祂看得不是我們的行為,是我們的內心,不是我們的罪,是我們的內心。神看得是我們內心的渴望,而不是我們的軟弱。我們的父神渴望向我們施捨憐憫,西番雅書3:17提到『耶和華你的神是施行拯救、大有能力的主。他在你中間必因你歡欣喜樂,默然愛你,且因你喜樂而歡呼。

後來,講員邀請了一位牧師,大家的大家長上台,他站到台上,提到許多人的心中都有「孤兒的靈」,常常會覺得自己孤單,裡面的愛常常不被滿足,他說他今天要以一個父親的身份在台上,不是牧師的身份,向大家道歉,為著許多地上父親的缺席,或對子女有許多的要求,甚至是完美,他為著這些在當中受傷的子女,代替他們的父親向大家道歉。當他不停的說「對不起」時,眼淚就不聽使喚的掉下來,你可以聽到此起彼落的啜泣聲,他又繼續說他也要對當中曾在服事中被權威人士的話語或態度所傷的人道歉,可能是被牧者或小組長等所傷,他今天也在這裡代替他們向大家說「對不起」,這一說我的眼淚就更加潰堤了。講員的翻譯是這位牧師的兒子,他代替大家接受這位父親的道歉,後來他要我們倆倆(同性)互相擁抱,是極深的擁抱,也是極長的擁抱,在這個又深又長的擁抱中,全場不少人都哭起來,可以很深刻感受到天父的愛透過對方的擁抱傳給了另一方,在那個時刻,許多傷害似乎就在愛中被醫治、被釋放。在這個擁抱的時刻,並不需要再多說什麼言語,神的靈自己就運行在其中,很多人的靈裡深處深深的被愛觸摸著。

最妙的是有個姊妹轉過旁去抱了學生後,她看我一人站在那裡,覺得我需要擁抱,就回頭抱我,結果她一抱我,我馬上覺得後頭好像有個人更需要被擁抱,我說這話時,並不曉得後方有一位姊妹是獨自一人站著,我和這位抱我的姊妹說:‘後方好像有個人比我更需要被擁抱的樣子。我一說完,這位姊妹毫不遲疑就轉身抱了那位姊妹。事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位姊妹要抱我的同時,她也看到那位姊妹,因為她熟悉我,所以先給我擁抱,雖然她也覺得那位姊妹好像很需要被擁抱,當我說話了,她覺得是應證,當下立刻轉身抱住她,結果那位姊妹馬上放聲大哭起來。我覺得好奇妙,也很感恩,神的愛是無私的臨到每個人,祂知道每個人的需要,祂總不離棄,也不偏待。

結束擁抱的時刻,是休息時間,我腦中跑出一個學生的名字,聖靈提醒我要再去抱她一下,我知道她的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因為一次任務過逝,雖然她的輔導抱過她了,但我知道聖靈要我去。我一抱她,她的眼淚又忍不住掉下來,我裡面有很多話感動要對她說,我一邊說,她一邊聽,我知道神愛她,神要再次告訴她或者在地上她有缺憾,但天父卻未曾離棄她的需要,祂知道她的心事。和這位學生抱完、說完後,我回自己的位置上,轉頭看到之前提的那位比我更需要被擁抱的姊妹,心中跑出一首歌,我也索性壯膽問她我可不可對她唱一首詩歌,她說好,我就唱:「耶穌愛我,我也愛你,就是這麼簡單。耶穌愛我,我也愛你,就是這麼簡單。哦~ ~ ~ 就是這麼簡單,哦~ ~ ~ 就是這麼簡單。」我對她說:「神對你的愛,就是這麼簡單,只要憑信去領受,並不難體會。」然後告訴她:「我也愛你。」其實我並不是一個膽大的人,不過在那時,我倒是挺樂意對她說這樣的話。

休息完後,講員一開始就問了一個問題:「在神的眼中,我是誰?」他引用了以賽亞書62:34:『你在耶和華的手中要作為華冠,在你神的掌上必作為冕旒。你必不再稱為撇棄的;你的地也不再稱為荒涼的。你卻要稱為我所喜悅的;你的地也必稱為有夫之婦。因為耶和華喜悅你,你的地也必歸他。』他提到「你卻要稱為我所喜悅的」,這裡指得是「神對我們的identity」。又提到聖經所說不管是神的兒子,還是基督的新婦指得都是一個身份的關係,這個身份的關係會使我們願意把自己的軟弱曝露出來,願意坦白。然而宗教卻是常去做一些好事情來遮蓋自己的羞恥。「羞恥」指得是我有一些不對勁了,我必須做一些調整,來改變自己。耶穌拯救我們,但我們的心意要更新而變化,靈被拯救了,心思也要被更新。三個除去羞恥的問題:一、我是誰?二、為何我在這裡?三、我可以相信誰?彼得後書1:17:他從父神得尊貴榮耀的時候,從極大榮光之中有聲音出來,向他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約翰福音17:11又說到: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裏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因此,我們已經被肯定了,所以我們才做;不是我們做了,為要得肯定。如以弗所書2:10中說到:『我們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第二天早上的信息很豐富,透過講員的傳遞,不斷去看見我們自己的身份,神是怎樣的神?祂怎樣愛我們?

到了下午,又是街頭傳福音時間,這次換了一位在學生工作上有負擔的傳道來訓練我們,在出發前,我們彼此練習要如何說見證,特別是針對個人得救的見證,要如何述說自己得救前,怎樣得救?和得救後有何改變?時間三分鐘。然後講完以後,他提到要怎麼開始去分享,最簡單就是「要一顆蛋或兩顆蛋?」這故事是這樣的,有一個人有熱忱傳福音,他每次到醫院都會詢問對方他可以和他傳福音嗎?結果通常都是「不」!有一天早上,他去豆漿店,他要了豆漿,老闆問了他要一顆蛋還是兩顆蛋?結果他回說要一顆蛋。等到他回神後,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平時是不加蛋的,就這樣,突然讓他在傳福音上有一個啟發,就是當你向人家傳福音時,當你問可不可以時,通常接到的回應都是「不!」最直接的方式,你直接問他說:「你是要一分鐘,還是兩分鐘的時間?」只要對方沒說,你就可以當他是接受的,並且有機會把自己得救的見證說完。

然後他又分享了兩個很棒的故事,一個是柯達的創始人叫「伊士曼」,美國前五大排行榜的音樂學院,其中一間叫「伊士曼音樂學院」,不用懷疑,就是他設立的。此外,在他事業最高鋒的時候,公司獲利一分鐘可以賺進250美元(有些遺忘,不曉得是2500還是250)。在他生日的那一天,他去見了他的醫生,他的醫生問他要怎麼慶祝自己的生日,伊士曼回答說不知道,問他有何建議。他的醫生告訴他,他有遊艇,不妨可以坐自己的遊艇出海,出去看看,或者可以給自己不同的視野和享受。伊士曼覺得這樣不錯,就搭了遊艇,結果他就在那天跳海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又提到第二則故事,有一對兄弟分開很久,弟弟是一位混混,有一天他犯了很重的罪被抓了,在到法院審判的那天,他本來是絕望的,後來一進法院看到法官竟是自己很久不見的哥哥,心想這下子自己不用太擔心了,哥哥一定會站在他這邊的。結果判決下來是死刑,弟弟非常的生氣,當場摔桌椅。在他要處決前的前一天,哥哥去找了他,和弟弟說他們可以對換身份,這樣弟弟就可以出去,他告訴弟弟在監獄旁有一個小囚房,他可以在那裡躲一陣子,等到風聲漸過,他就可以自由了。弟弟一聽可高興的當下就離去,留哥哥在監獄,想說他自己那麼笨,活該。在半夜的時候,弟弟翻來覆去睡不著,突然聽見一聲槍響,他心裡想說不曉得哥哥怎麼樣了,就起身爬牆一看,看見自己的哥哥就倒身在血泊中,弟弟一慌就跑回自己的小房間。他沒想到哥哥竟然為他死了,他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後來看見一封信,不用說是哥哥留給他的,他一打開,信裡這樣說:「弟弟,我想了很久,要怎樣去做一個判決,既可以給你一個新的開始,也可以對受害者一個交待,結果我就想到了這個辦法,就是我代替你接受這個刑罰,這樣你就可以有一個新的開始,哥哥絕筆。」當這個故事說完後,我們就可以和人分享耶穌就是像那位哥哥一樣為我們受死,使我們有一個新的生命。若是對方沒有說不,你可以告訴他:「恭喜你,你也是神家的兒女。」然後可以把福音講完,並且為他做禱告。

在我們為彼此做完禱告祝福後,我們就倆倆操練,這個下午,我和高二小組的主要輔導一組,她是很有傳福音恩賜的人,她一邊發著單張,一邊邀請他們參加晚上的聚會,我在旁邊傻笑,因為我有點不曉得怎麼開始。後來遇到一位女學生,這位輔導馬上在一個話題後帶進了她個人的見證,然後又問她有沒有什麼事需要代禱的,她就提說一些事情,我負責帶禱告。後來因為她男朋友來了,沒機會再多聊,那位輔導覺得有些可惜因為來不及帶到罪的部份,不過也算是跨出了一步,但也讓我看見彼此配搭的重要。這個下午,因為昨天大家受到的激勵,加上今天的努力,回來之後,有許多人相當興奮的分享他們因著勇氣所得著的成果。其實,傳福音在這個時候感覺真的不是那麼可怕,就算是被拒絕,都感覺特別的榮耀,因為大家都在自己的生命中有一些的突破,也為著神的國度努力從仇敵手中去奪取更多從未聽過福音的靈魂而感到歡喜不已!

待續… 

 Emily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見證分享.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