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得烈復興傳奇

 

慕安得烈復興傳奇

興隆教會牧師、好消息頻道節目主持人 劉曉亭

 

有一個復興定律卻值得注意,那就是所有的復興都是從「人」開始的,

其中值得大家學習的著名人物便是慕安得烈。

 

經歷了這一切,慕安得烈整個人散發的不是懾人的光芒,而是充滿吸引力的柔和謙卑。


身為基督徒,復興是令人期待的,因此,復興的原因也成為大家研究的主題。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復興是可以透過某種方法——包括禁食、通宵、追求靈恩而臨到,那麼復興也只能算是一種自然現象,談不上是上帝隨時的主權。但是,有一個復興定律卻值得注意,那就是所有的復興都是從「人」開始的,其中值得大家學習的著名人物便是慕安得烈。

 

剛從神學院畢業,年方廿五的傳道人,灰心地向主悲呼:「像我這麼不配的人,主為甚麼將我放在牧師的職位上,面對沈重的工作拼命努力卻力不從心呢?」慕安得烈出身牧師家庭,從小就聽見父親為復興而流淚禱告,卻從未料到,有一天神竟然大大使用他——在佈道會中可以預期多少人決志,還寫下許多震撼人心的靈修作品。他也是位教育家,終其一生與年輕人相處;當然,他也是一位良夫與慈父,培育了八個孩子。

 

一件曠世藝術品的雕琢絕對是曠日費時的。慕安得烈出身蘇格蘭非常敬虔的長老會家族,祖父去世時大聲為四個兒女提名禱告,立時感動長子約翰獻身為主,結果約翰和老二安得烈(慕安得烈的父親)都成了牧師,安得烈更委身宣教,前往南非的荷蘭區牧養那些離鄉背井的新移民,並在每週五晚間為南非與全世界的復興禱告。不只是慕安得烈的父親,連十六歲就嫁過來的母親也極為敬虔,當她關起房門禱告時,是沒有人敢打擾的,這對夫婦共生養了十一個孩子,多半作了傳道人,最著名的當然是慕安得烈。

   

早期的操練

 

小小的慕安得烈在南非成長,成天跟宣教士及他們的兒女互動,直到十歲,因著南非教育低落,父母極度不捨地委託一對回蘇格蘭度假的宣教士把他與哥哥帶回去接受教育。在後來父親的來信中這樣寫著:「親愛的孩子,我們雖看不見你們,卻無時不惦記著……以迫切的禱告隨著你們……希望你們記得,送你們去求學完全是為了你們的前途……我的父愛曾驅使我把你們留在身邊,其中掙紮之苦,不足為外人道……。」在信末父親還不忘叮嚀他們注意功課。這種獨立的訓練對慕安得烈是極有幫助的。

 

當他與哥哥住在擔任牧師的大伯家時,也因看見性格堅忍的大伯如何耐心地照顧生性抑鬱寡歡的伯母,年輕的兄弟已經開始操練瞭解與同情,因為他們自己的母親可是開朗而知足的。還有一件事對慕安得烈幫助甚大,就是在餐桌上朗誦當代大佈道家的講道給伯父聽,並且與哥哥親自參加大帳篷近萬人的奮興會。

 

一八四五年六月,兄弟二人啟程前往荷蘭讀大學,這又是另一個操練,因為他們的熱心在同學間被視為絕對的怪胎;奇妙的是,慕安得烈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卻經歷了基督徒最重要的重生兄弟二人參加了「毋忘真道會」,每週一次討論神學。他們又為貧苦兒童開設臨時主日學,為工人開查經班,並盡量探訪窮人,還按月二次為宣教禱告。於是,畢業那年,才廿歲的慕安得烈便與哥哥一起被按立聖職了。

 

畢業後,二人回到南非立即造成轟動,有趣的是,離家十年,有些弟妹連他們都素未謀面。第一個主日父子三人共同主持聖餐,會眾極其感動。慕安得烈很快地就分配到佔地五萬方公哩,有一萬二千人的遼闊教區,這名習慣被誇獎為「優秀」的廿一歲青年還不知道這項可怕任務對他一生的影響。由於幅員實在太廣,且住在偏遠的農民唯一的交通工具為「牛車」,他們一年只能作四次禮拜,還必須配合節慶,於是到了這種週末,牧師要主持九堂崇拜,還要趕進度舉行婚禮、堅信禮、洗禮與聖餐。慕安得烈的忙碌是無法想像的,探訪的旅程往往成為夜奔並且充滿被野狗撕碎的危險,再怎麼年輕力壯也難以承受。

 

奇妙的復興之火

 

慕安得烈傳福音的動力有多強?雖然他已經疲於奔命,但是想起教區外還有七千名移民無法崇拜,他便利用自己的假期前往短宣,一次旅程是停在馬鞍上十四個小時,而且他還因為生病在馬背上忽冷忽熱,陪他一起奔波的執事回家後就去世了。等他返回,醫生的診斷是:「你永遠不能講道了,如果能窩在沙發裏過一生就算幸運了……。」那年,他廿五歲,結果回到英國後整整休養了一年多。當他再返回南非時,神賜給他一名賢妻,但更寶貴的是此時長時間禱告復興的傳道人開始聚在一起商議復興之道;只是一切人的努力都不足以應付整個南非的龐大需求,復興實在是神的作為,談不上任何人的功勞。

 

一八六○年開始,人們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催促去禱告,從一週一次到每天一次,甚至一天三次,連孩子都不例外。雖然同工們為復興禱告許久,但是這種奇景還是令人懷疑,起初連慕安得烈都不認同,因為荷蘭教會是以安靜著名的,怎會有人自動大聲禱告呢?禱告會持續到半夜三點,然後人們唱著歌回家。無名者的禱告匯集了復興之火;然而,慕安得烈卻一再試圖阻止大家的狂熱,這不是很有趣嗎?

 

復興之火的傳遞

 

聖靈的工作在教區裏帶來生活的改變,這麼大的能力總要透過人來傳遞,那個人就是慕安得烈;復興並沒有否定神長時間對人才的預備,慕安得烈接受一八六○年的復興是聖靈的工作後,就成為復興區的領袖。慕安得烈四十三歲時,大家都認為他可以勝任更隆重的職位,但是他卻接受了南非威靈頓小教會的邀請,離開了開普敦市,去牧養法國難民。這實在令人不解,但只有神知道寫作需要的正是一片幽靜。一切幾乎從頭開始,有必要嗎?一個中年知名牧師需要的不該是大型教會嗎?神卻藉此使慕安得烈更深入信仰與生活的協調,包括用溫和的方式有智慧地把威靈頓的酒店減到四家,但付上的代價是牧師館遭人縱火。慕安得烈花了許多時間與敵人作朋友,用愛心包容尚未被真理得著的民眾。

 

慕安得烈也有許多創舉,最有名的就是設立女子神學院,訓練女子委身於神,這在當時是很新潮的。看見禾場偌大的需要,慕安得烈的掙紮與日俱增,因為他覺得自己佈道太少,訓練工人太少。於是,神奇妙地開始引導他旅行佈道,兒童與青少年大得復興,因為這些是未來神要使用的人。不過,五十一歲的時候,慕安得烈經歷了二年的「失聲」,這對一名講道家是太殘酷了,但是他卻也重新思想苦難並且出版更多書籍。從前慕安得烈傳講的是聖潔的生活,如今他正在學習醫治的禱告,結果一直到他八十八歲都聲音洪亮,經歷了這一切,慕安得烈整個人散發的不是懾人的光芒,而是充滿吸引力的柔和謙卑。

 

活出生命的深度

 

慕安得烈寫的第一本書是《耶穌,孩子們的朋友》,可以想見他對兒童的關懷。八十六歲時,他還在三天的青年退休會擔任講員,對三百名青少年講道,其中有一百多人信主,試想:我們有誰敢邀請一個老爺爺擔任青少年講員呢?直到八十歲還按時寫作,因為他要把思想中的精華趕緊留給後人。神透過慕安得烈帶來的復興不是一種短暫現象,而是既深且廣的影響,最大的復興就是他一生所經歷的事,如果拍成一部電影,恐怕要分好幾集才能完成,其中有歡笑有淚水,有動人的執著也有如詩如畫的景致,更有兒女成群的喜悅,而整個背景將不斷閃耀出慕安得烈主領各種聚會的盛況,他的人格使他受到帝王般的歡迎。

 

這才是我們該羨慕的,慕安得烈常說,我們的成敗在神看來或許不是這樣……。正因如此,他的思想總是超越時代,給當代帶來挑戰。以今天的眼光來看,慕安得烈依然夠稱「偉大」,因為他與基督的深交使他跨越時代的鴻溝、活出生命的深度,這才是每個基督徒都該追求的復興

 

摘自「海外宣教雙月刊」51 2002.05出版  (http://www.twccm.org.tw/overseas/)

 

 文章為轉載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章分享.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