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心情 9.28.07

今天晚上去醫院探望一位學生,不是教會的,是我上課的學生。他因為在學校和同學玩遊戲追逐,不小心手去撞擊到門上的玻璃,玻璃碎裂下割斷了他一根手指的筋和一些神經外,骨頭也有些碎裂,當天就開刀,還是全身麻醉。傷到左手,一般人會想說還好是左手,因為我們都慣用右手比較多,但這小子慣用的卻是左手,還有兩週就要段考,我真是服了他。還好明天他就可以出院,我會特別有負擔去探望他的原因是我知道他的爸媽好像都不在他身旁,是他的阿姨在帶他,雖然我不太知道箇中因素,但卻在知道他受傷的消息後,特別覺得需要去看他,縱使他阿姨也很客氣的說不用麻煩。

 

當我踏進他所在的病房時,他嚇了一大跳,他的舅舅因有事外出,剛好不在病房裡,所以就特別有機會和他單獨聊聊。看到他本人總算稍稍放心,問他這次事件有沒有受到驚嚇,他直說有,看著他,我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疼惜,一個孩子受傷了躺在床上,但父母卻都不在他身邊照顧他,對於十三歲的他不曉得是什麼樣的心情?顯然他雖然因頑皮受苦,但卻比我勇敢的多,要是我在那裡沒有熟悉的人陪伴,我肯定會膽怯和難過。他舅舅回來看到我這一位陌生人也是嚇了一跳,介紹我的身份後,大概聊了一下他整個治療的狀況,他舅舅就離開去為他準備明天的食物,是啊~ 我其實和這個孩子關係也不算深,我卻很想去看看他才安心,不過我真是高興我去探望了他,今晚這小子得自己在一個人在病房中度過。

 

步出病房,其實和我踏進醫院門口時的心情是一樣的,前一段時間因小組長腦部要開刀,加上媽媽最近定期都要到醫院檢查和追蹤她的身體狀況,其實突然覺得和醫院開始不怎麼陌生,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希望到醫院當義工的心情,看到病人和病人家屬那種帶著擔心和沒有笑容的臉孔,我總是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夠有機會成為一個能提醒他們在他們生命有一位神,而這位神是能讓他們對自己所遭遇的環境是仍有盼望的。晚上其實我本來應該在教會聚會,今天是社青總聚,但我卻對我的未出席不感到抱歉,教會生活一直是忙碌,近來常常覺得有時該放慢腳步去思考一下自己在忙些什麼,是否都有按著心中的感動而行,還是大都是在迎合他人的需要,以前弟兄姊妹甚至是牧者都覺得我的個性很雞婆,我也這樣覺得,總是有份正義感或是覺得別人有需要我就會主動去幫忙,但現在我似乎得重新省思一下我應該修修我的個性,因為說實在這個角色若扮演的有價值就算了,但其實很多時候是吃力卻不討好的,所以,還需要這樣下去嗎?雖然我不太喜歡冷漠的感覺。

 

近來在教會真得很像輔導,不只是要面對學生的問題而已,還需要面對一些媽媽們的心情,去傾聽他們在管教孩子上和她們在家中角色的一些難處,也看到自己的角色好像不只是陪伴學生成長,也要陪伴一些媽媽們,剛好這些媽媽都沒有穩定在教會的小組,所以她們缺乏被牧養關懷,難怪他們有許多難處無人可去分享,但眼前雖然有需要,她們卻還是有許多的問題需要克服才能穩定在小組中。我也不是全能,有時只能一邊傾聽一邊禱告神賜給我智慧去回應她們,給她們一些安慰的話語或幫助。要輔導孩子已經不太容易,要面對家長的心情更是一大挑戰。

 

另外,最近也被一兩位孩子不是當場翻臉就是背後說我不是,都是很用心對待的孩子,我覺得我的心被插了好幾把箭,但我卻恨不了他們,只看見自己的無能為力,但還是試著用各樣的方法挽回他們,就算自己被討厭也沒關係,只要他們還是能安身在神的家中,仍然受到神家的照顧,那麼只有討厭我那也沒關係,雖然我得回來面對的是自己受傷的心,但遠遠看著他們,看到他們仍然有來崇拜,只是因服不下我不來小組,那也總算是給了我一份安心,我能做得是照顧好眼前這些很貼近我的學生,等待一個時機,有他們喜愛的輔導能夠接手小組,我想那就是我可以離開不再成為他們絆腳石的時候,這個時候恐怕只有對那一兩位孩子抱歉,因為時候仍未到。

 

此外,服事上也面對和牧者關係上的調整,過去我很怕牧者、很怕小組長,怕他們不曉得是用什麼樣的量器在量我,但這讓我服事得辛苦,反而無法自在的去活出更新的生命,剛好又接二連三和他們發生一些狀況,一開始覺得很挫折,後來覺得「萬事互相效力」,或者這是一個新關係的開始,使我開始有勇氣去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情來面對和他們的關係,我仍會用一種尊敬的態度,但我也開始不再是帶著恐懼他們怎麼看我的眼光去相處。其實過去會恐懼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總覺得他們手上握有我未來服事方向的生殺大權,但現在我覺得我更該把我的未來是交在神的手中,而不是人的手上,縱使他們是我的屬靈上的家長,對於我在教會的服事有決定性的關鍵,但那又如何,若神允許,又有誰可以攔阻呢?若神不許,豈是人可以決定的來呢?我想這是我操練信心功課的開始,我應該更多的仰望神。

 

除了對自己的服事有一些省思和檢討外,就是這一陣子看著媽媽身體不是很好,心中也開始對家人有不同的想法。看著媽媽身體變差,猛然發現自己年歲已是不小,也看到爸媽的年長,年輕的生命總是會較多忙碌在外面的生活,輕忽了對家中的關懷,特別是面對自己是家中唯一信主的生命,其實對家裡的得救應該要很有負擔,我卻總是因為親人較難談信仰而特意避開一些信仰上的話題,一方面是怕衝突,怕自己講得不好反而讓他們抗拒就不好了。但最近陪著媽媽去醫院,好像讓我得去正視這個問題,自己對家人的代禱好像更要迫切了。但神的祝福總是一點一滴在累積的,我也相信祂逐一在開門中,我以為爸爸家族這邊只有我一個人是信主的,最近得知一位堂妹(小叔的女兒)在國外也信了主,且聽說還挺敬虔,這讓我很感恩,也很興奮,原來神的手正悄悄伸入在我所在的至親環境中。

 

生命培訓的課已經開始,現在一週四個早上online 的密集課程,雖然我們不算是神學生,但牧師卻以神學生的要求待我們。上課自然就要面臨考試和交作業,這已經是不容易的事,還要面對自己的part time job、服事和給家人時間,我覺得我開始已經從那種會不小心去注重細微的人轉變成會忘東忘西的人了~ 因為當一個人開始什麼事都只能用僅有的有限時,許多事開始不能再用過去慣用的方式,成全、創意和大而化之開始進入我生活中的各樣領域裡,我樂觀看待,因為「萬事互相效力」嘛~ 這應該也算是一種成長和突破,算得上是一件美事,只是也發現自己的行政管理變弱,很多事常不能on time 完成,有時不小心會有負荷不了而出差錯的狀況。不知道這樣的我,會不會看起來可愛些?令人想要多疼惜多一點呢?因為過去常常都被說幹練,所以也常被忽略。

 

混亂的生活不知到何時才會停止,現在唯一祈求的就是能亂中有序,如果這亂是必需經歷的過程,是一個過度期。我越來越想當一個小孩,最好是可以耍賴,這樣我就可以躲開很多不太想面對的事物,也不用去承擔太多責任,不過顯然這有些痴人說夢。

 

很久沒有這樣吐吐心情,憋了很久,現在能寫出來,我想很快可以海闊天空,雨過天晴了吧 I hope so and I am looking forward. … 好吧… 當是教師節裡的祝福吧!

 

 

 Emily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手心情. Bookmark the permalink.

7 Responses to 隨手心情 9.28.07

  1. Ling says:

    忘记问候你这位教师快乐了!

  2. 小高 says:

    你是老師歐??
    我都不知道ㄝ …..哈!!
     
     
     

  3. Emily says:

    ^_^|||  ……. 

  4. 小高 says:

    等這個月的排假出來我會再跟你說 
    根據前面 ~~ 有空的機會比較大啦…… 請早點跟我說阿 ~~ 讓我好早點"拒絕加班" (如果有放的話啦 QQ)上次太慢了啦 ~~ 我早就答應要加了
     

  5. Emily says:

    有服事表喔~  你都不看得說……..   @_@ 暈
    我也不知道你們要怎麼 "喬"  ……  所以我才丟給另個領會去處理 ….. 哈!! (這個哈模仿你的!!)  ^=^

  6. 小高 says:

    " 所以我才丟給另個領會去處理 ….. 哈!! (這個哈模仿你的!!)  ^=^  "
     
    阿勒…..  說的我好像很會丟東西給別人……..
     

  7. Emily says:

    ^_~ 我以為 "哈" 是語助詞 無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