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心情 1.31.08

帶著不太爽的心情,決定花一點時間寫寫日誌,吐吐心情。

 

本以為今天下午可以把生培的作業交完,暫告一段落,可以休息一下了。但是今晚仍有一個作業要去完成。這個作業原本是和另一個人完成的,誰知道她公器私用,那時做的資料都在她的手中,現在她因為不曉得我犯了她哪一條律令,她直接不甩我,給她簡訊,她不理,今晚去教會交另兩份作業的時候,遇到她值班,狠狠的瞪了我兩眼。我也夠志氣了,雖然被刁難,咬起牙根,頂多今晚熬夜蒐集資料重做一份,只是睡眠少一點,只好再補充多一些維他命B群。雖然也有不甘心,因為當初好歹也花過時間在這份作業上。

 

至於怎麼得罪她的呢?唉~ 誰叫我俠女性格使然呢在剛結束的學生生活營,她是負責敬拜的安排,其中有一天,我見到她氣得在罵一位大專生,因為可能他一直沒有把要帶的歌回報給她,我可以認同她對那個大專輔導的服事態度有所指教,但我覺得她整個在責備人的態度實在太過了,起初她的確是很有理,但在一旁的我,後來真是差點伸張正義,因為越罵越不像話,連他選好的歌也批評,也不先問一下他為什麼要這樣選歌。我知道他選那首歌是有把握的,因為我聽到他曾在他們那班生培的晨禱中帶過,只是因為那位大專生既不是我的同工,也不是我關懷的,我只好在心裡疼惜他,見到他被罵。剛好那天中午他和我們一起吃飯,我一直故意和他聊天,也希望能讓他放寬心。下午他要回家前,又被那位我的同學兼輔導抓住,又是被兇了。我覺得,是,他沒把自己的服事預備好,該罵,但大家都是輔導,只不過他加上了大專生的頭銜,沒理由不給他尊重,那時還有我兩個學生小組的學生在場耶~

 

那一天回家,我整個心情很不好受,因為我在那個情況下,沒有立場,所以只能看他被兇,剛好隔天我要帶禱讀,之前需要預備一首敬拜的詩歌,幫助大家調靈,突然裡面有個念頭閃過,何不先帶他要帶的那首敬拜詩歌,一來是那首詩歌是我預備要在剛過的青崇裡的領唱的,我熟,另一方面是我的經驗比較多,歌雖新,但起碼我可以先幫他暖身一下,到敬拜時他要帶的時候,對大家已經不再是陌生的詩歌了。我隔天就真的帶那首歌,後來我發現那位輔導啊~ 在我帶禱告的時候,竟然用雙手摀住她的耳朵。唉~ 我知道我雖然幫了一個,卻因此得罪了一個,她昨天才再批那位大專生選這一首歌,今天就看我帶,肯定覺得我是與她作對,但其實我只是想盡點力,因為同工關係不就是幫補彼此的不足,而不是數落彼此的不是,不是嗎?

 

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學生生活營,我是負責分組,一群新的國一生,我都不熟,再三考量,反正我有盡力去做安排,我想她能力夠強可以帶國一生,哪知道我見到她那一天帶的快抓狂,因為那組的學生分享也不太起來,還有人不太會翻聖經。那天營會結束後,她跑來兇我,問我怎麼分組的,不等我解釋,她飆完脾氣就走人,我只有吞下我的解釋,然後她就一直存著一個印象,我是故意整她的,雖然她口裡說她很高興和這一群國一生在一起,這也是她厲害的地方,私下兇我,檯面上卻說很高興帶他們。後來有多輔導,我排了一位去她那一組,哪知道那位輔導被她請了出來,我只好又把那位輔導分到另一組去。這樣也不行,那樣也不合意,我想我盡我能力了,她要想我是故意惡待她,我也沒辦法了。

 

話說回敬拜的事,我的新配搭同工,他也在這次營會被排到帶敬拜,問題是他從來沒領過會,一下子又要讓他配搭鋼琴,領半個小時的會,我知道他很緊張,且他還不懂五線譜。於是特別在一個下午,我找了我小組中的一個學生,現在也被排到青崇領會,我們決定要好好協助他,讓他更快投入。反正我知道後來她知道我們有幫他,那位姊妹不曉得是拿權柄過了頭,還是怎樣,竟然告訴他為什麼找我協助。我心裡想,笑話,他是我的同工耶~ 再者我也想保護他,我不希望到時他若沒預備好會像那個大專生一樣被罵的很慘,況且我幫他,只是把一些領會的訣竅告訴他,至於他要怎麼領會,選什麼歌,我們都只是給意見,並沒有幫他做決定,甚至我都為了要做一個榜樣,還要告訴我的同工,要去順服她所說的,若做不到就溝通,若溝通沒成,就當是擴張自己的境界,就禱告求神帶領。 最後她是對我這位同工態度是還不錯,而我這位同工也是一付傻裡傻氣的,很高興到最後他帶得不錯,但他殊不知他無意間一句我有事先請某某人幫我看我的敬拜,已經讓她心裡對我又冠上一條罪名,我又中了一箭。當然我會覺得我這箭中的很莫名其妙,因為就算是她負責敬拜和安排,難道我的同工他覺得有困難,不能私下來找我特訓一下? 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心態?掌控那麼強嗎?她很有原則我原則也不弱啊~ 我又沒有越過她的權限,我也沒有要我的同工不甩她說什麼,反倒還要他順服她所說的,她總不能每一次因握有什麼權柄,就什麼都是按她的認定吧!!要提界限,我也是小心謹慎的在當中找一個平衡來幫助我的弟兄姊妹,我的存心又沒什麼不良,幹嘛一付我踩了她的腳的感覺真的很無奈耶

 

我想這些事在在都是惹得她不高興的理由。但我要說,公歸公,私歸私,竟然現在在作業上要這樣耍**,因為這分組作業可是在生活營之前就做的,然後還要給我臉色看,算了,我不計較,只是心裡不舒服,要說一說話,所以大家看到我這一篇文章,拜託拜託~ 不要給我太多的教導,我只是想透一透氣,寫完就把所有心情跟著過去了。作業頂多就再重做,還好透過網路蒐集資料對我來說還算可以,即時粗糙做一份不算難事,只是少了休息,但這明明是分組的作業,我真想在我的作業開頭述說一下她善待我的事蹟。

 

其實她真是一位有能力的姊妹,只是她個性真的太衝,得理很難饒人,或許這是她的保護色,但因她受傷的人實在也不少。我們大部份的人都是能讓則讓,但我是覺得這對她來說並沒有幫助,但又不能太得罪她,因為她在教會打工,要借教室、影印等等之類的都需經過她。當我遠遠站著看著她的時候,我也會很疼惜她,覺得她何必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而別人也傷痕累累呢?太靠近與她相處時,我也害怕自己會死在她的言語和眼神下,如果我自己生命不夠穩的話。我知道她的個性,有時保持距離也是為了能和她找到一個最佳的相處方式,但近來真的發現她太享受在被冒犯的受害者傷害中,以至於或者對她來說所有的人都在與她作對,她卻很少看見她自己是怎麼拿刀拿槍在傷人。

 

上週六我看她在青崇講道的時候,混身散發出一種魅力,實在不太懂為什麼平常要這樣盛氣凌人,但她也不是對每個人都是如此,還是有身份和權柄的差別。另外,當她是leader的時候,她期待所有的人都能配合她的要求,但她卻很少發現,若別人是leader的時候,更期待她能和善的配合別人的要求。

 

我今天真是特別對她感觸良多。其實過去我覺得我常常因著不想破壞感情,盡量有些事不計較,就不計較,能退一步就退一步。因為有更多的時候,我看到的她是一個內心有很多需要被關懷的人,常常受傷,需要人陪伴。可是更多時候她卻全身像刺蝟一樣,靠近她的人,很容易被她身上的刺所傷。

 

我覺得這樣的人,很辛苦,她是我一個很好的警惕。上週六看著她在青崇的講道, 散發魅力,老實說對於這週輪到我要講道,我都希望自己若有那樣的表現,那就真的很不錯,我真的看見說神把許多能力、恩賜量給她。這週看著她這些行為,我真的希望自己還能對著她微笑只是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她要自己好像人家一付總是欠她錢的表情和心情,我可不希望我的生命像她一樣,甚至要受她的冷言冷語而受到波動,願神給我足夠的愛,給我力量和勇氣,讓我每每遇到她時,不管她給我什麼樣的眼神、表情、態度,我仍然可以接納並且和善的回應她。不過真的太過份的時候,我真是希望她用什麼量器量給我,我也還真想要用這樣的量器量給她!因為在教會,至少應該彼此尊重,不管我們的身份是什麼,或是被派到什麼樣的服事只是,希望不要到那種「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程度囉~

 

OK! 把不平發洩完了!!這雖說不上是一篇有見證的文章,但是至少yeah~ 我把我被不平對待的心情都表達完了!那不平被對待也就較甘願一點了希望她不要有機會看到這篇文章,也請來看過的人,就當我也有屬於我的軟弱,需要在屬於我的空間中,有一私人的園地下享受屬於我的自由的呼吸,這一篇不是要批誰怎樣,而是在服事裡的一些不能說的秘密,我裡面的垃圾滿了,需要在這私人的空間中傾倒出來,只是帶種的是這裡沒有鎖碼,而我也坦然沒有隱藏,對於那位姊妹,我仍然敬重她的年長,我仍然會在服事中給予彼此的尊重,我仍然會避開和她有衝突的機會,我想我仍然會用愛她的心情與她相處多過我不好的感受。相信我,是,我不完全,但我裡面自有聖靈會教導我,反之亦然,我相信神是不偏待人的,祂怎樣愛我,必也是用這樣的愛在愛那位姊妹,所以我豈能虧待論斷我的姊妹呢!? 斷不能夠因此在這裡只能算是小女子我表達一下我不滿的情緒罷了吧 

 

 Emily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手心情.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隨手心情 1.31.08

  1. 以琳 says: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一致俯服一拜 : 
    俠女萬歲  俠女萬歲    俠女萬萬歲!!!!(  改天華山較量高低一下 )
    原來你也有不能說的秘密
    我一字不漏從頭笑到尾也看到尾
    笑死我了   比咖啡王子一號店還精彩
    >>  在作業上要這樣耍賤招,
    後面兩個字要不要考慮刪掉 ?  親愛的大姐 ~~
    我可不敢有太多的  "教導  "哦 !
     
    今早看到妳轉貼的文章
    想說早上靈修完  該聽的講道  該作的筆記寫完就來回應
    心想順便問妳的作業完成了沒有( 真的 )
    一上來就看到你寫一大篇
    原來如楚 
    主導性很強的人就是這樣   (  我也怕怕  )
    >>  我真是希望她用什麼量器量給我,我也還真想要用這樣的量器量給她
    >>  我真想在我的作業開頭述說一下她‘善待’我的事蹟。
    >>   掌控那麼強嗎 ?   她很有原則,我原則也不弱啊~
    YEAH   !!!!   不愧是俠女的風格
    當然啦    就如妳所說
    >>   我只是想透一透氣,寫完就把所有心情跟著過去了。
     
    奇怪    教會怎麼會有這種人在服事 ?
    應該說教會怎麼會有這種人存在 ?
    真的真的很納悶 ?  真是稀有動物   真的要特別保護加管訓
    剛我老公回來 ( 又匆匆出去工作了 )
    他聽完之後沒表示意見
    他的個性就是這樣
    不會對任何事情作對與錯的評語
     
     
    趕快加緊為我禱告吧
    前幾天睡到半夜三點半
    耳朵被一首詩歌吵醒
     ~~  神阿願將我的心歸你
    我的眼目也要喜悅你的道路~~~~
    弄得我真的心神不寧
    也不是不放手說 YES
    也不是不去尼尼微
    而是…………………….
    也不想講太多…
     
    求慈愛的天父賜給妖嬌美麗的Emily能力
    趕快將作業完成如神來一筆似的
    一口氣完成  就如她寫這篇文章一樣迅速
    簡捷大方快速不拖泥帶水
    感謝聖靈藉著啟示和智慧的靈開啟我們的心竅
    永遠站在基督的磐石上來服事
    死心塌地來服事
    在喜樂中來服事
    在異象中來服事
    更榮耀的來服事
    求天父憐憫肢體的軟弱
    真的是天天靠著你的恩典來誇勝
    天天來數算你的恩典
    天天來經歷你的恩典
    因為你的恩典真的夠我們用
    慈愛的天父求你不要丟棄撇下轉臉不看我們
    讓我們真的緊緊抓住你的應許
    來成就你在我們身上的旨意
    我的王我的    神阿
    願你打開我們被蒙蔽的耳朵
    更親近你
    更認識你
    親眼看見你
    願你的榮耀覆蓋全地
    在地如在天
    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求
    阿們
     
     
    p s  :  摀耳朵的動作真的很可愛 !!
     

  2. 淑鈴 says:

    跟你一樣有類似的問題
    選詩歌要問選這首可以ㄇ?
    我覺得奇怪.要當一個主領不是簡單的事.選歌也要被限制
    發現在教會裡還是有以自己個人的為意見..很多..只能為這事禱告再禱告囉!
     
     
     
     

  3. Mandy says:

    你一直都是我的榜样,有的时候也常常自问,是不是自己真正象个基督徒,与你相比,宽容的心就少了很多。

  4. 小高 says:

    一籮筐事……..
    複雜…….
     
     
     

  5. Emily says:

    Hannah大姊,謝謝你從頭笑到尾哦~ 感覺我這篇分享還是有給予正面的效果…(苦笑ing) 你提醒的字,我寫得時候有些故意放上去,因為那時心情還真是如此,好啦~ 你都這樣說了,我改成**了…
     
    作業交出去了,在神的慈愛中完成了它。只是交完後還是被問,不是分組作業嗎?害我不曉得怎麼解釋…不過,她都擺明要這樣,我又何必太放在心上,硬硬要把事情擴張,那就擴張吧~ 不知道哪裡來得力量,我覺得許多事我越來越有能力放開…
     
    我想我應該花更多專注力在自己是否有一健康的生命,勝過去聽或去看別人的言語眼神…如果問神要我這件事情上學什麼樣的功課?我想是像保羅那樣吧~ 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我需要在我的生命中有突破,不能夠在隨別人的言語或眼神搖擺了,或者這就是一個很好的試驗!我要加油!

  6. Emily says:

    謝謝你的禱告,每次我覺得在一件應該軟弱的事上,我卻覺得有力量的時候,我知道那一定是因在背後有人總是在為我禱告,想到這樣,心裡又更覺溫暖…
     
    至於,大姊,我想你會越來越清楚前面的道路。不管你花多少時間走上去,我相信那是時間的早晚而已,如果你很享受那種像戀愛般,要不要,曖昧不明的掙扎過程,沒關係,慢慢享受吧~ 因為小妹我堅信不管過程如何?時間的長短是如何?你始終將要走上神所呼召你的!加油囉~

  7. Emily says:

    … ling,我想我這邊所提的情況,和你所說的不太一樣。
     
    不過,要成為一名好領會是不容易,我想我可以體會你所說的情形,實際上現在我們一季都有規定在一定範圍的歌內選歌。有時我們覺得很棒的歌,我們很想分享,但問題是領會的責任是把會眾帶進聖所,甚至是至聖所,以至於能和神面對面,因此歌曲的選取其實對領會這個職份上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因為我們不是讓自己投入在敬拜中而已,而是要怎樣讓全體信徒也進入敬拜。
    不過若真有歌一直在你的心中盤旋,你真得很想帶,其實是可以溝通的。但我想領會的被授權是來自於教會,教會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成為傳遞神心意的人,我想我們也理當順服教會的體制,但我們可以禱告,若當中真有不甚合理,可以禱告求神改變,若環境在禱告中沒有改變,那或者神要做的改變不是別的,就是我們。領會這一職很重要,不是因為它是台前的服事,不是因為證明是有能力,而是因為領會就像先知講道一樣,在帶領敬拜中,可以帶下神的心意,使人在敬拜中得著更新、得著醫治、願意悔改,並得以進入到至聖所與神面對面。求神幫助我們跳開許多環境的轄制,有祂的眼光,有大的方向,不著眼在一些不重要的事上,而是要付上更多代價在神所交付的事情上,並且要完成神的託付。
     
    謝謝你~ 也祝福你囉!

  8. Emily says:

    Mandy,見到你的留言好感動哦~ 原來You’re still with me.

  9. Emily says:

    to 誌維:
    如果可以簡單點  …  我也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