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軼事

聖徒軼事

一、魚作暗號

      在初期教會遇見逼迫的期間,信徒們只好秘密相交;他們遇見陌生人時,必須很謹慎,不敢隨意表露他們是跟隨基督的人。當時有一種顯露身分的方法,就是用「魚」作暗號;因為在希臘文裏:「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救主。」這幾個字的頭一個字母拼在一起,就是一個「魚」字。

       因此在當時,「魚」的暗號就被用為鑑定為基督徒的身分和承認主名的憑據。如果兩個陌生人相遇,在談話中,一個就在沙地上畫一條「魚」,另一個一看,若他也是基督徒,就知道了對方是一位在基督裏的弟兄,他們就放心說到主的事,喜樂地相交。

二、照主教訓養育兒女

      衛斯理.蘇撒拿(Susanns Wesley)她就是衛斯理約翰的母親,共有十九個兒女,因此家務便非常忙碌。但她不只照顧他們肉身,也同樣關切他們的靈魂;她絕不因忙碌而忽略兒女屬靈的需要。

       當每個孩子一歲大時,就教以懼怕杖責。他們即使哭泣,也要輕聲。才牙牙學語,就教主禱文,每日早晚要背誦。母親自己教兒女讀書,讀前後都要唱詩,每天兩次,大的孩子要帶著小的弟妹,讀一篇詩篇,一章新約,讀畢個人禱告。到了晚上,母親輪流對一個孩子談他在主面前的光景,照孩子理解的程度引導他、勸誡他。

       凡孩子哭嚷要的東西,絕對不給,因為這會養成哭嚷的習慣。彼此絕對要有禮貌,即使對僕人也是一樣。他們的生活都嚴格照著規律。

三、不要宗派的名

      本仁約翰(John Bunyan)雖然身在宗派中,但是極不願人以宗派的名稱他。他曾說:「你若要知道:我用甚麼名來與別人分別,我就要告訴你:我就是一個基督徒,我樂意被人稱為基督徒、信徒,或者其他聖靈所稱許的名稱。至於那些人為的名字,諸如浸禮派、獨立派、長老會等等。我的結論:她們並不是來自耶路撒冷,也不是來自安提阿,乃是來自巴比倫或地獄,因為牠們顯然形成分裂。你可以從牠們的果子,認出牠們來。」

四、摔掉人的名

      馬丁路德反對人將的名冠於教會之上。他說:「我求你們不要用我的名稱自己作路德會的人。你們該稱自己是基督徒。路德是誰呢?我的教訓並不是出於自己的呢!我並未為任何人釘十字架。保羅不願意任何人說:他是屬保羅、屬磯法的;他們乃是屬基督的。我不過是塵埃灰土,豈能配來把我的名加諸神的兒女身上呢?我親愛的朋友們阿!請你們不要再依附這些派別的名稱和分別--要把她們完全摔掉!讓我們只稱自己是基督徒,也只跟隨基督自己!」

五、靠近寶座

      一個人聽見懷特腓(George Whitefield)與衛斯理(John Wesley)兩人,在教訓上有歧異。一次就問懷特腓,他是否盼望將來在天上看見衛斯理;懷特腓回答說:「不敢希望,先生!我怕看不見。因為衛斯理很靠近寶座,而我們卻離得太遠,恐怕難以看見他。」

六、罪與審判

      十八世紀初葉,美國的新英格蘭曾因愛德華.約拿單(Jonathan Edwards)傳揚審判的信息,蒙到大的復興;他說:「神早已咒詛了罪,我們為甚麼不也咒詛神所咒詛的呢?為甚麼我們只指責抽象的罪、對於罪人卻婉轉含蓄呢?」

       愛德華本身把這原則付之實行。他傳講人是失喪的,審判就在前頭,地獄無法避免。在他一次歷史性的信息:「罪人在忿怒之神的手中」,他告訴聽眾,他們正被懸在地獄坑口,猶如一隻蜘蛛被懸於火上。他呼籲他們,趕快回轉,免得太遲。聽眾都戰兢恐懼,號哭了起來。在幾年之間,全新英格蘭州擺脫冷淡屬世,千萬生命得以更新。

七、審判的可怖

      馬多底(Methodius)在第九世紀被主差遣,到中歐波希米亞(Bohemia)傳福音。他擅於繪畫,保加利亞王保勾利(Bogoris)邀請他至宮廷作客。王喜看描寫流血爭戰的圖畫,就命他畫些王所未曾見過,最可怖的事物。馬多底就繪了一幅「最後的審判」,狀極攝人心魄。王見了也不禁面容變面,就請馬多底為他施洗,以免大日的審判。王的悔改導致軍隊跟隨王的榜樣。不久全國都接受了福音。

八、耶穌的親屬

      主後八十一年,豆米仙(Domitian)即位羅馬皇帝。他聽見巴勒斯坦尚住有耶穌的親屬,甚覺不安,就將其召來;他們乃是耶穌兄弟的兩個孫子。王詢知他們的產業只值九千底那利(Denaii--約值美金一千八百元),自己耕作,他們雙手的繭皮證明所言不虛。王質問他們:「基督徒為何傳揚基督要得國度呢?」他們回答說:「因為基督的國度不是屬於世界的,且須等到萬物結局的時候才來到。」王稍安心,將他們送回,還沒有加害他們。

九、作基督徒最是超越

      有一個後來殉道的基督徒,曾經有人問他說:「你叫甚麼名字呢?」他僅僅回答說:「我是一個基督徒。」又向他說:「你的職業是甚麼呢?」他仍然回答說:「我是一個基督徒。」接著又向他說:「你結婚了嗎?」還是回答說:「我是一個基督徒。」就如保羅一樣,他無論在任何環境中,或在地上、或是在海上、或救船上的水手、或拾柴放在火上,處處都以行動說出:「我是一個基督徒。」

   「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徒十一26)

十、永不搖動的基督徒

      有一次,羅馬皇帝凡蓮斯(Valens)差遣使者,用很動聽的話和諾言,引誘猶西畢(Eusebius)順服異端。結果所得的答覆乃是:「唉!諸位大人!你們這些只能打動小孩子的心;但我們已受過聖經的教導和栽培,早就準備好,寧可犧牲千條性命,也不容許神的話改變半句!」凡蓮斯便威脅他,要沒收他的財產、要拷打他、要把他充軍、要把他置於死地。猶西畢回答說:「我不需懼怕沒收,因我沒有可喪失之物。我也不用懼怕充軍,對我來說:只有天上才是我的家鄉。我更不用懼怕拷打,因為我的身體原來就不堪一擊。至於死,那更是使我從罪惡與憂愁中得釋放之惟一的途徑。」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八35-37)

十一、謙卑乃是基督徒的印記

      殉道者布來福特(Bradford)生前始終承認自己不過是一個「罪人」;他說:「即使我被稱義,仍然不願抬起頭來。」就如紫羅蘭,雖然是一種香甜逗人喜愛的花朵,卻仍低下頭來。

       「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彼前五6)

十二、基督徒--死的或是活的

      有一個人走進一家製造指南針的工廠,看見一大批已經製好並且擦亮的成品。從外面看來:它們的樣子都差不多。但其中有一些指南針一直是正指北方,無論你怎樣把它挪動,方向總是不變。至於其他的製品,無論你放置何方,指南針絲毫不動--因為它是死的。

       到底是甚麼緣故產生這樣差異呢?這是因為前者已經是「磁化」了的--它們已經被地球的磁力所充滿,而後者卻沒有。

       照樣,不論我們外面的樣式,遵從的規條,或是表現的道德如何,我們都需要讓基督的愛來「磁化」我們,叫我們能在祂裏面活著。

       「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加二20)

       「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叫那些活著的人‥‥‥乃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林後五14-15)

十三、只注意自己的基督徒

      有一個兵士出外作戰的時候,隨身攜帶一些手藝用的小工具。他原來是一個鐘錶修理匠,想藉此在軍營中隨時賺取一些外快。他就照此去行。結果有許多手錶送到他那裏修理,幾乎忘了自己是一個軍人。

       某日,一個命令來到,吩咐他為著某種任務必須即時調離。他就驚叫起來:「噢!我豈能走呢?我還有十隻手錶必須修理呢?」

       好些基督徒也是這樣,他們只注意自己追求的事物,當主呼召他們的時候,卻對主說:「求主把我豁免了吧!」他們在名義上是基督的精兵,實際上卻是鐘錶修理匠。

       「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二4)

十四、無用的基督徒

      慕迪(Dwight L.Moody)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個故事:

       有一次,我請一位姊妹去向一個婦人談論福音,她在那裏正為自己的靈魂哭泣。

       她說:「噢!我怕我還不夠資格去作這樣的工,請你打發別人去吧!」我就問她說:「你作基督徒有多久呢?」她回答說:「有二十年了。」

       二十年在主這一邊,竟然不夠資格去指引一個靈魂歸向基督!我怕說:將來在榮耀裏,可能有許多沒有鑲崁寶石的冠冕!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太五13)

十五、貪戀罪惡徒然悔改

      一日,馬丁路德坐在威登堡(Wittemburg)羅馬教的一間悔改室裏,城裏的百姓魚貫而入。他們花費極多的金錢用以悔改自己的罪過,諸如姦淫、放蕩、高利貸款、不法收入等。‥‥‥於是路德嚴厲的譴責他們,並加以矯正和教導。

       但是路德大為驚訝的是這些百姓一個個答覆說:他們不願意放棄這些罪惡。這一位敬虔的羅馬教神甫於震慄之餘,當即宣稱:他們若不答允改變原來的舊生活,他就不能赦免他們。這些怏怏不樂的百姓便呈上他們的「赦罪卷」(羅馬教發給他們的證明),把它們打開,聲明他們仍保有自己的德行。路德答覆說:他和這些紙張毫無關係,並且加上一句話:「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他們就大聲抗議,但是這一位博士卻無動於衷。他堅持說:他們必須停止作惡,學習行善,否則徒然悔改。

       「倘若他們因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得以脫離世上的污穢,後來又在其中被纏住制服,他們末後的景況,就比先前更不好了。」(彼後二20)

       「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來十26)

十六、對待辱罵最佳的答覆

      有一天,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對克拉克亞當(Adam Clarke)談起一件事:「一日,當我走過聖保羅教堂廣場的時候,看見有兩個婦人相對站著。其中一位以極粗野的手勢絮絮不休的罵個不停,對面一位卻始終安靜的保持緘默。當我迎面而來剛要打從她們面前走過,那一個潑婦正在緊握拳頭,向她那沉默的鄰舍跺腳,並且高聲喊叫:『你這個女人,豈能不說話呢?你說話,我才有話好說阿!』」

       衛斯理約翰接著說:「這件事對我而言,實在是一個很好的功課。我發現,沉默乃是對待辱罵最佳的答覆。」

       「祂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將自己交託那公義審判人的主。」(彼前二23)

十七、意外事件也有神的美意

      有一個住在美國羅得島(Rhode Island)信主的農夫,一天早晨把兩大袋的黑麥裝進運貨馬車裏,打算送到磨坊去碾成麵粉。中途車子必須經過一道邊上沒有欄杆的橋。當走到橋中央的時候,那匹素常溫馴的縴馬突然向後退卻。不管農夫盡甚麼辦法,牠仍然繼續往後倒退,直至車子的後輪滑過橋緣,以致整袋的麥子翻倒車外,掉落溪水水裏面。這時馬兒才站住不退。有人過來幫助農夫,把車子從新扶正,又把一袋麥子從水裏吊上來。

       自然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再也不能把麥子送到磨坊去了。他勢必把它運返家裏曬乾才可。那天早晨出門以前,他曾經禱告神說:願神這一天保守他、幫助他;所以他大惑不解:這一意外事件為何會發生呢?

       但是沒有多久,他終於把原因找出來了。就在他把麥粒散開來曝曬的當兒,他立刻看到有許多小片的玻璃雜在裏面。若是他把這些玻璃碎片和麥子一同碾磨成粉,他們全家吃了必然引致健康的損害。但「耶和華以勒」適時出現在橋上,迫使馬車後退,把麥子扔進水裏,終於將他們全家從威脅生命的危險中拯救了出來。正如聖經所說:「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八28)                           

                                            
 文章出處 : http://hk.geocities.com/foundtreasurepob911/cht/78/page78.htm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章分享.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