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九日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九日   替代   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五21)   現代人以為耶穌為我們的罪死,是因為他同情我們。但新約的觀點卻不然,他並非因同情而背負我們的罪,他乃是因為於我們認同。神使他成為罪。他的死,叫我們得以除罪;而他的死,是順服他父的旨意,而不是出於對我們的同情。我們蒙神悅納,不是因為順服,或答應放棄什麼東西,乃是因為基督的死,除此別無他法。我們說耶穌基督來,是彰顯神為父的地位,和他的恩慈;但新約卻說:他來是擔當世人的罪。他彰顯父神,只是向那些人他為救主的人。主從來沒有向世人說他自己就是彰顯父神的那一位,他只說自己是絆腳石(約十五22-24)。約翰福音十四章第9節是對門徒說的。   新約從沒有說基督為我死,所以我就免罰了。新約的教訓是[他為萬人死](不是代替了我死),而我在他的死上與他合一,就從罪中得著釋放,並承受了他的義。新約所教導的代替是有雙重的意義:[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除非我決意讓基督成形在我裡面,否則,基督就不是[替]我死了。   祈禱◆主啊,為著再次感受到與你之間有著喜樂的相交,我讚美你。願你將平靜的思想和堅定的決心賜給我。讓我毫無懷疑和毫不偏斜地屬於你。    為轉載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文章分享 | Leave a comment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八日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八日   因信稱義   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得生得救了。(羅五10)   我不是因我的信得救,我是因著信,知道自己得救。悔改不能救我;悔改只表示我體會神在基督耶穌裡所成就的。最危險的是把重點放在果效,而不放在基因上。因為我順服,所以與神和好——我的成聖。不!我與神和好,是因為在一切以先,基督死了。當我轉向神,憑信心接納神所啟示我——耶穌基督救贖的大能——就立時進入與神和好的境地;又憑著神恩典超然的神跡,我立在稱義的地位上。這不是因為我認罪,不是因為我悔改,而是因為主耶穌所成就的。神的靈帶來一道透澈的光芒,於是我知道自己得救了,雖然我不知道這到底怎樣發生的。   神的救贖並不建基於人的邏輯,乃建基於耶穌的捨身。我們得以重生,是因為主的救贖。有罪的人可以成為新造的人,不是由於他們悔改,不是由於他們相信,乃是由於神在主耶穌裡奇妙的工作,這是一切經歷之首。稱義成聖的穩固保障,是神自己。我們不必去做什麼,因為一切已在救贖中作成了。神奇妙的作為使超然的成為自然,我們可以認識主耶穌已成就的——[成了]。   祈禱◆主啊,因著在你這位眾光之父裡,[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我便歡喜快樂。願你使我能辨別你的統治和管理。    為轉載

Posted in 文章分享 | Leave a comment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七日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七日   宣教之方   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二十八19)   耶穌基督不是說:[去拯救靈魂。](靈魂的得救,是神超然的工作。)他乃是說:[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除非你自己先作門徒,否則無法叫人作門徒。昔日門徒第一次奉差遣出去,因為汙鬼也服了他們,歡樂而回。耶穌就說:[不要因工作成功而歡欣;快樂最大的秘訣,是與我保持正確的關係。]宣教士最要緊的是對神的呼召效忠,知道他唯一的目標是使人作主的門徒。有時對靈魂的熱切,不是由神而來,而是出於想人家跟從自己的觀點。   宣教士的挑戰,並不是人難以得救;不是退後的人難以回轉;也不是人的冷漠、毫不動心;而是他與主耶穌基督的關係。[你們信我能作這事麼?]我們的主不斷問這個問題,每遇一事,主都會這樣問。我們唯一的大挑戰是——我認識我的復活主麼?我認識他內居的靈的大能麼?我是否因著對主耶穌話語的完全信靠,以致在神眼中成為智慧的,而在世界看來,卻是愚拙?還是我拋棄了那超然的地位,也就是神對宣教士唯一的呼召——對主耶穌基督無限的信賴?我若用其他任何方法,就脫離了主所定下的方法了,主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   祈禱◆噢,主啊,吸引我靠近你;願我以你自己為榮,因為你將我這樣的一個罪人,變成你有用的僕人。    為轉載

Posted in 文章分享 | Leave a comment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六日

《竭誠為主》十月二十六日   宣教士是什麼?   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約二十21)   宣教士是主耶穌所差的,正如他被父神所差一樣。最重要的不是人的需要,乃在主的命令。我們為神作工的原動力是在背後,不是在前面。但今日的趨勢卻把動力放在前面,把所有東西擺在前面,且按我們對成功的觀念一概應用。在新約中,動力在我們後面,就是主耶穌自己。人最高的理想就是忠於他,成就他的事工。   個人對主耶穌及他的觀點的忠貞,是萬萬不容忽視的。宣教工作一大危機,就是讓人的需要蓋過神的呼召,以致人的同情心完全淹沒了被主差遣的真義。需要是那麼大,情況是那末複雜,人的心力終會有軟弱失敗。我們忘記了宣教工作最大的理由,不是要把人提升,不是教育人,也不是滿足他們的需要;最首要的,乃是主耶穌的命令——[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   試看看神所用的人的生平,我們很容易會這樣說:[他們多有智慧!他們多明白神的旨意!]其實他們智慧的背後,是神的智慧,而不是人的智慧。我們往往歸功於人的智慧,其實該讚美的是神的引導。他是透過這些人施行引導;他帶領的,是那些肯變成愚拙,像小孩子般一味信靠他智慧及超然裝備的人。   祈禱◆噢,主啊,我完全認識到[我是幼童,不知道應當怎樣出入];因此請你在今天賜我[智慧的心],讓我更多的認識你。    為轉載

Posted in 文章分享 | Leave a comment

智利受困礦工 禱告讀經迎奇蹟

智利受困礦工 禱告讀經迎奇蹟 更新日期:2010/10/14 19:31 莊瑞萌 【台灣醒報記者莊瑞萌綜合報導】隨著最後一名受困礦工順利被救出,讓這齣原本不被看好的意外救災行動,圓滿劃下句點。在受困時間,有3名基督徒礦工唯一與外界精神連繫,就是閱讀聖經與禱告,其中更有2名礦工因此決志信耶穌。 33名受困礦工中,名叫恩里格斯(Jose Henriquez)的礦工在受困期間,透過與外界的電話,與當地瓦倫爾浸信會牧師洛萊瓦聯繫,在短短10分鐘禱告中,恩里格斯不僅將信心傳遞給其他受困礦工,這信心也在日後成為33名地底礦工堅持下去的動力,甚至有2名礦工決志信主。 根據《時代雜誌》的形容,地面上的救難現場臨時搭建的帳篷,隨時都聽得見詩歌的聲音,現場仿若教堂一般。 被救起的一名礦工桑切斯(Jimmy Sanchez)回憶表示,「在地底下,現場應該是34個人,因為我相信我有耶穌,而且耶穌一直在那裏與我們同在,從沒離開過我們。」 另一名曾在攝影機前興奮地大叫的礦工塞普爾維達(Mario Sepulveda)欣喜之情更是溢於言表:「我相信上帝會將我救出來,我也相信智利政府的救難專業,以及那全能的上帝。」 來自波利維亞籍的礦工馬瑪尼(Carlos Mamani)當時被救出時,立即跪地向上帝感謝,他的同事瑞格達斯(Omar Reygadas)被救出地面時,身上甚至攜帶聖經,外人也清楚看見他跪地向上帝感謝的畫面,他直呼著,「上帝真活著!」 主要是身為基督徒的恩里格斯,曾邀請其他礦工一起在地底讀聖經,這也成為他們信心的最大來源。 智利總統品尼拉特別讚揚33人的堅持下去的信心,「你們是堅持信心的最佳典範,如同聖經說道,信心能移山,透過信心、力量與勇氣,奇蹟才因此發生。」

Posted in 見證分享 | Leave a comment

改變體質,成功就會追逐你

黃國倫:改變體質,成功就會追逐你   很多人都看到黃國倫最近拍攝的威士忌廣告,他在海邊開口高唱:「終於,走過這一段風雨…..」 清亮中夾帶無盡感慨的歌聲,十分令人動容。 確實,黃國倫自己的人生,「峰迴路轉」4個字也是最好的形容。   建國中學、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畢業,音樂才華洋溢的黃國倫很快就鋒芒畢露,1994年、33歲時寫下〈我願意〉一曲,由王菲主唱,傳頌整個華人圈, 更一舉奠定他在流行音樂界創作大師的地位。   1996年,黃國倫出版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天使》,雖然讓他因此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卻由於銷售成績非常不理想,事業高峰開始走下坡。 1999年,與滾石唱片合作成立、由他擔任音樂總監的「基力音樂」(G-Power Music),也在4年後,因唱片市場低迷而結束。   整整好幾年,黃國倫自樂壇沉寂。他失去方向,工作、婚姻都陷入危機。直到2007年,他第一次登上《康熙來了》節目,沒想到竟意外開創出擔任選秀節 目評審、綜藝節目主持人的新契機。媒體總愛用「爆紅」描述黃國倫這番戲劇化的際遇,但他自己談起這段路,當中有許多思考與反省。人生的運勢起落,其實背後都有跡可循,重點是,你要打造出讓好運願意駐足的「體質」。接受《Cheers》雜誌採訪時,黃國倫深刻地分享了這段心路歷程。   我常覺得“ 4” 這個數字很有趣,代表人生經過苦難的數字。經歷了3個4年的低谷,每個4年都是我的磨練跟功課。有首歌叫做〈去日苦多〉,可以用來形容我以前的心情。回顧人生際遇起落,最重要的原因是個性跟態度,以前卻不自知。我算是有些才華,但才華可能是創造事業的「機會」,卻要靠態度跟個性去「維持」。    充滿挫折與磨練的3個4年   成名前,我覺得我懷才不遇、沒人賞識,只會孤芳自賞;經過4年,我學會不要只想到自己功成名就,要放開自己,於是我寫下〈我願意〉這首歌。   第2個4年,《天使》專輯挫敗,我學會理解人生有高山也有低谷,我學習接受失敗,從零開始。那時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懊悔,覺得自己選錯唱片公司,所以唱片賣不好。覺得自己很歹運(台語),「人如果在衰,種瓠仔生菜瓜(台語)。」(大笑)   第3個4年,收掉唱片公司,真是徬徨無措,之前還有夢,但這階段已是「歸去來兮,田園將蕪」。我的心經過那麼多上下,已經很累;當時不單工作、音樂、家庭,甚至包括面對自己,都覺得很痛苦。   我甚至想過去跳河,40歲的男人,中年失業還能做什麼?過去的我桀傲不馴,個性鬱鬱寡歡,容易招致人生的不如意。我發現,用什麼態度面對人生,是決定境遇的關鍵。 這個4年我學會「置之死地而後生」,反而可以全然順應我的人生,開始接受各種轉變,打開心房。   顧及自尊,差點和好運擦身   2007年6月19號,是我第一個好運,《康熙來了》邀我上節目。但你知道,當時我推這通告推得多用力嗎?製作人後來對我說,他不認為我會進攝影棚,很怕開天窗,因為我沒有真的答應他們。當時的我是個負面思考的人,上節目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我又胖,怕丟人現眼,又擔心無法面對蔡康永、小S兩個犀利的主持人。   其實,早在《康熙來了》的前兩年,《快樂星期天》節目就找我當評審,如果接,可能我早紅了。但我覺得當評審靠賣弄嘴皮子,說不出什麼來。恐懼、膽怯,加上我不喜歡綜藝圈,所以我推掉了。上《康熙來了》,對我「音樂人」的自尊是很大考驗。我以前認為綜藝圈很低級、沒水準,所謂「笑果」,只是我在現場的不自在,文人、音樂人被綜藝人吐槽,讓觀眾覺得好笑。   好幾次,我想奪門而出,但我的經紀人寇乃馨一直鼓勵我,要接受挑戰,這是我人生不敢做的事,要大膽去做。   我慢慢學會不要用成見看世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新「視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章分享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