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受困礦工 禱告讀經迎奇蹟

智利受困礦工 禱告讀經迎奇蹟

更新日期:2010/10/14 19:31 莊瑞萌

【台灣醒報記者莊瑞萌綜合報導】隨著最後一名受困礦工順利被救出,讓這齣原本不被看好的意外救災行動,圓滿劃下句點。在受困時間,有3名基督徒礦工唯一與外界精神連繫,就是閱讀聖經與禱告,其中更有2名礦工因此決志信耶穌。

33名受困礦工中,名叫恩里格斯(Jose Henriquez)的礦工在受困期間,透過與外界的電話,與當地瓦倫爾浸信會牧師洛萊瓦聯繫,在短短10分鐘禱告中,恩里格斯不僅將信心傳遞給其他受困礦工,這信心也在日後成為33名地底礦工堅持下去的動力,甚至有2名礦工決志信主。

根據《時代雜誌》的形容,地面上的救難現場臨時搭建的帳篷,隨時都聽得見詩歌的聲音,現場仿若教堂一般。

被救起的一名礦工桑切斯(Jimmy Sanchez)回憶表示,「在地底下,現場應該是34個人,因為我相信我有耶穌,而且耶穌一直在那裏與我們同在,從沒離開過我們。」

另一名曾在攝影機前興奮地大叫的礦工塞普爾維達(Mario Sepulveda)欣喜之情更是溢於言表:「我相信上帝會將我救出來,我也相信智利政府的救難專業,以及那全能的上帝。」

來自波利維亞籍的礦工馬瑪尼(Carlos Mamani)當時被救出時,立即跪地向上帝感謝,他的同事瑞格達斯(Omar Reygadas)被救出地面時,身上甚至攜帶聖經,外人也清楚看見他跪地向上帝感謝的畫面,他直呼著,「上帝真活著!」

主要是身為基督徒的恩里格斯,曾邀請其他礦工一起在地底讀聖經,這也成為他們信心的最大來源。

智利總統品尼拉特別讚揚33人的堅持下去的信心,「你們是堅持信心的最佳典範,如同聖經說道,信心能移山,透過信心、力量與勇氣,奇蹟才因此發生。」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見證分享 | Leave a comment

改變體質,成功就會追逐你

黃國倫:改變體質,成功就會追逐你

 
很多人都看到黃國倫最近拍攝的威士忌廣告,他在海邊開口高唱:「終於,走過這一段風雨…..」 清亮中夾帶無盡感慨的歌聲,十分令人動容。 確實,黃國倫自己的人生,「峰迴路轉」4個字也是最好的形容。
 
建國中學、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畢業,音樂才華洋溢的黃國倫很快就鋒芒畢露,1994年、33歲時寫下〈我願意〉一曲,由王菲主唱,傳頌整個華人圈, 更一舉奠定他在流行音樂界創作大師的地位。
 
1996年,黃國倫出版第一張個人創作專輯《天使》,雖然讓他因此入圍金曲獎最佳作曲人獎,卻由於銷售成績非常不理想,事業高峰開始走下坡。 1999年,與滾石唱片合作成立、由他擔任音樂總監的「基力音樂」(G-Power Music),也在4年後,因唱片市場低迷而結束。
 
整整好幾年,黃國倫自樂壇沉寂。他失去方向,工作、婚姻都陷入危機。直到2007年,他第一次登上《康熙來了》節目,沒想到竟意外開創出擔任選秀節 目評審、綜藝節目主持人的新契機。媒體總愛用「爆紅」描述黃國倫這番戲劇化的際遇,但他自己談起這段路,當中有許多思考與反省。人生的運勢起落,其實背後都有跡可循,重點是,你要打造出讓好運願意駐足的「體質」。接受《Cheers》雜誌採訪時,黃國倫深刻地分享了這段心路歷程。
 
我常覺得“ 4” 這個數字很有趣,代表人生經過苦難的數字。經歷了3個4年的低谷,每個4年都是我的磨練跟功課。有首歌叫做〈去日苦多〉,可以用來形容我以前的心情。回顧人生際遇起落,最重要的原因是個性跟態度,以前卻不自知。我算是有些才華,但才華可能是創造事業的「機會」,卻要靠態度跟個性去「維持」。 
 
充滿挫折與磨練的3個4年
 
成名前,我覺得我懷才不遇、沒人賞識,只會孤芳自賞;經過4年,我學會不要只想到自己功成名就,要放開自己,於是我寫下〈我願意〉這首歌。
 
第2個4年,《天使》專輯挫敗,我學會理解人生有高山也有低谷,我學習接受失敗,從零開始。那時我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懊悔,覺得自己選錯唱片公司,所以唱片賣不好。覺得自己很歹運(台語),「人如果在衰,種瓠仔生菜瓜(台語)。」(大笑)
 
第3個4年,收掉唱片公司,真是徬徨無措,之前還有夢,但這階段已是「歸去來兮,田園將蕪」。我的心經過那麼多上下,已經很累;當時不單工作、音樂、家庭,甚至包括面對自己,都覺得很痛苦。
 
我甚至想過去跳河,40歲的男人,中年失業還能做什麼?過去的我桀傲不馴,個性鬱鬱寡歡,容易招致人生的不如意。我發現,用什麼態度面對人生,是決定境遇的關鍵。 這個4年我學會「置之死地而後生」,反而可以全然順應我的人生,開始接受各種轉變,打開心房。
 
顧及自尊,差點和好運擦身
 
2007年6月19號,是我第一個好運,《康熙來了》邀我上節目。但你知道,當時我推這通告推得多用力嗎?製作人後來對我說,他不認為我會進攝影棚,很怕開天窗,因為我沒有真的答應他們。當時的我是個負面思考的人,上節目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我又胖,怕丟人現眼,又擔心無法面對蔡康永、小S兩個犀利的主持人。
 
其實,早在《康熙來了》的前兩年,《快樂星期天》節目就找我當評審,如果接,可能我早紅了。但我覺得當評審靠賣弄嘴皮子,說不出什麼來。恐懼、膽怯,加上我不喜歡綜藝圈,所以我推掉了。上《康熙來了》,對我「音樂人」的自尊是很大考驗。我以前認為綜藝圈很低級、沒水準,所謂「笑果」,只是我在現場的不自在,文人、音樂人被綜藝人吐槽,讓觀眾覺得好笑。
 
好幾次,我想奪門而出,但我的經紀人寇乃馨一直鼓勵我,要接受挑戰,這是我人生不敢做的事,要大膽去做。
 
我慢慢學會不要用成見看世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新「視界」。 
 
個性與態度帶來低谷
 
如果那時,我再度拒絕上《康熙來了》,現在可能還在家裡蹲吧!邊看電視,邊罵綜藝節目好無聊、沒水準,然後轉去看《Discovery》。回頭去看,我感謝人生中的每個高山低谷,有低谷表示高山就要來到;而我人生的低谷,其實都是個性、態度帶來,是必然的結果
 
我為什麼會在《天使》專輯挫敗?很簡單,因為做了張遙不可及的歌,我以為我大大的讚揚上帝,上帝就會罩我,但其實上帝也尊重市場的遊戲規則,不好聽不能硬叫別人去買(大笑)。 曲高和寡很容易做,但容易讓人憤世嫉俗,因為覺得世界上都沒人懂我。《超級偶像》製作人薛聖棻曾對我說:「台灣幾十年來都是秀場主持人當道,像你這樣的讀書人,有些笑話太深,你的幽默還需要時間,他們才會慢慢了解。」以前我覺得深入淺出很無聊,反正我做我的,愛聽不聽隨便。但現在我覺得,藝術、音樂都要能讓人接受,如果講評講到世界只有你懂,那幹嘛講評?講到對方懂,又可以幫助他,才有價值。 
 
感謝苦難,好運反會被引來
 
要怎麼不把好運推出去?很簡單,就是感謝所有苦難。這一、兩年,我還是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但如果一直活在怒氣中,那些好運都不會上門
 
舉個例子,這兩、三年我突然「爆紅」,有時候跟記者相處不是太恰當,惹毛對方,他就對我口誅筆伐。我真的很氣,有時候會一早起來,5點就去買報紙, 不知道他會寫什麼,令我恐懼。我曾經想採取法律途徑,因為很多人都這麼做。但突然有天,我開始學習接受他、感謝他、祝福他,當我開始這麼做,他的文章就變了;有天我在街上遇到他,我上前給他熱情的擁抱,他是我的敵人,但是我去擁抱敵人;之後他沒有再寫過我的新聞,沒多久就調走了。
 
積極面對你的壞運,採取法律途徑是一回事,可是更厲害的做法是為他祝福,反而為我帶來好運這是人間最厲害的武器,愛的力量,比恨偉大。如果你有愛,會像磁鐵吸到很多好事;如果你身上滿滿都是刀芒,沒人敢接近你
 
我進綜藝圈短短2年,手上有5個節目,最近還有很多人找我開新節目,包括中國大陸。我突然發覺,這可能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年代。
 
讓成功自動追逐你
 
「運氣」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甘霖,你永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來,但重點是好運來時,你要能盡量吸收,要準備好!
 
我曾跟一位廣告公司老闆提到自己「爆紅」,他說:「你不是爆紅,是累積這十年能量終於爆發。」因為我讀書、研究音樂,當評審時,才可以說出「一朵花」,不然有這個運氣,給我位置,但講兩句話就讓大家覺得我是笨蛋,好運也留不住
 
我以前是陰鬱、非常自我主義的人;現在盡量改變,每天告訴自己,進步、成熟、通達、體貼多一點。雖然「自我」還是會存在,即使被隱藏得很好,但重點是不要隱藏,而是變化。當個性跳出來時,仍會生氣,但時間會越來越短,這就是一個進步。 
 
現在的我,開始改變體質,存好運,積極面對每一天。我從去年開始,每天早上起來宣禱,告訴自己這是新的一天,是奇妙的日子,幫助自己帶著 full-energy(滿滿能量)來迎接
 
我現在是個綜藝節目主持人、也是評審,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傑出、中肯的評審,有風格的主持人。去年我也演電影,拍電視劇,現在的我什麼都願意嘗試,想打開自己每個面向。
 
當你抓到開啟好運的祕訣,不要去追逐成功,做好你自己,成功就會自然追逐你
Posted in 文章分享 | Leave a comment

受洗成基督徒 吳宗憲攜子女禱告

受洗成基督徒 吳宗憲攜子女禱告

更新日期:2010/08/31 13:55

藝人吳宗憲最近投資的LED科技副業,先是傳出欠薪的財務危機,又爆發勞健保欠繳的情況,風波不斷.或許是因為經營副業受挫,讓吳宗憲尋求宗教慰借,由於吳宗憲的老婆信仰基督教已經10年了,在老婆的影響之下,吳宗憲最近開始上教堂,改信基督教,飯前還會帶著家人一起禱告,吳宗憲說,親眼目睹天使降臨人間,也就是他的4個小孩,所以他相信上帝。

藝人吳宗憲(2009.12.23):「她永遠是孩子的媽嘛,小朋友也是把她當最愛,我也是啊。」

對著鏡頭吐露心情,這是去年妻子張葳葳因為乳癌開刀,吳宗憲現身醫院受訪的畫面,當時兩人的感情就已經濃情密意,現在吳宗憲還因為老婆的關係,也受洗成為基督徒。記者(2009.06.13):「有沒有打算要教他(吳宗憲)畫畫?」吳宗憲妻子張葳葳:「呵呵呵,你問他呀。」

根據了解,綜藝天王吳宗憲現在不拿香拜拜,說自己信基督教,飯前會跟家人一起禱告已經是習慣,而且親眼目睹天使,也就是他的4個小孩,所以他相信上帝。

偶爾也會陪老婆小孩上教會,而這個教會也是過去張葳葳常常做禮拜的地方,還傳出張葳葳曾經在這裡替他禱告,希望吳宗憲能浪子回頭,不過最近讓吳宗憲最心煩的,恐怕就屬自己投資的副業。吳宗憲(2010.08.24):「先讓我看你的財力證明,再來看房子好不好。」

先是財務危機,又是健保勞保費欠繳,吳宗憲3度站上火線替公司消毒,不排除賣房子換現金,不久前還與小模傳出緋聞,風波不斷,現在成為基督徒,吳宗憲希望透過宗教力量,替自己找到新的心靈寄託。

Posted in 新聞 | 1 Comment

很「潮」的牧師 HIPHOP佈道

很「潮」的牧師 HIPHOP佈道

更新日期:2010/08/28 23:01

一般基督教牧師佈道大會上,總是一派嚴肅,不過有一位香港裔的美國牧師馬正遠,卻專門用HIPHOP饒舌樂的方式傳福音,另類的方式,讓藝人吳建豪、蕭亞軒和港星陳冠希,都跟隨他受洗。

牧師傳教用HIPHOP,您肯定沒聽過,這麼另類的牧師,當然不是老扣扣唸的來,帶著黑框眼鏡,不修邊幅的外表,30歲的Jaeson Ma馬正遠,出過饒舌單曲,還是一家數位影音公司的策略長,更是不折不扣的牧師。

香港裔美籍的馬正遠,虔誠地信奉上帝,但說話、打扮卻很「潮」,前衛作風讓許多明星,包括F4吳建豪、港星陳冠希,和ELVA蕭亞軒,都跟隨馬正遠,受洗為基督徒。

唱HIPHOP,馬正遠還自拍紀錄片「1040」,走遍印尼、中國、韓國和台灣傳福音,用不一樣的方式,希望讓更多人能受到上帝感召。


嘻哈牧師! "唱"的"說"的好聽

更新日期:2010/08/28 21:26

再來看看,這位牧師,真的很另類。一般的牧師,都穿得很正式,還拿著聖經,聽人告解或傳教。但這位牧師,不只會用嘻哈音樂來寫出福音歌曲,還會用饒舌歌來傳教,非常有趣。

一出場就受到掌聲歡迎,一頭短髮,黑框眼鏡,穿著黑色外套,牛仔褲,尖頭皮鞋,拿著麥克風,比著手勢帶動氣氛,很多人看到他,可能會以為他是藝人,但其實他是道道地地的基督教牧師,馬正遠。

跟一般的牧師不一樣,一身的嘻哈打扮,傳教的方式,就是把教會變成演唱會,跟台下互動零距離,就是這樣輕鬆的方式,深受年輕人喜愛,看到現場的民眾,幾乎都是學生,而他還有大絕招,就是用嘻哈音樂來傳教。台下的聽眾就像來到搖滾特區,全都HIGH翻天。

曾經是歌手的馬正遠,饒舌功力一流,就算在休息室,也可以即興來一段。透過嘻哈饒舌,馬正遠讓牧師這個行業不再死板,反而變得流行時尚,真的令人大開眼界。

Posted in 新聞 | 2 Comments

饒舌歌手牧師 為蕭亞軒施洗

饒舌歌手牧師 為蕭亞軒施洗

更新日期:2010/08/28 17:26

(中央社記者黃慧敏台北28日電)藝人蕭亞軒ELVA今天說,自從母親過世後,她開始尋找沒有止盡的愛,後來透過牧師馬正遠找到了最大的愛─上帝。她說,「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用歌聲安撫更多心靈枯竭的人。」

美籍港裔華人牧師馬正遠(Jaeson Ma)曾帶領吳建豪、陳冠希和蕭亞軒等藝人受洗,成為基督徒。馬正遠製作的紀錄片「1040」今首映,蕭亞軒專程到場觀賞,並與會眾在首映前同唱詩歌。

蕭亞軒表示,今年初媽媽過世後,她失去了人生最大的支柱。當時在吳建豪的介紹下,馬正遠到她家為她禱告,當下的她情緒崩潰瓦解。

今年2月,馬正遠在蕭亞軒加州下榻的飯店浴缸裡為她施洗。蕭亞軒說,從小生長在傳統信仰的家庭,從沒想到有一天變成基督徒;不過,馬正遠告訴她「不是成為基督徒,而是接受上帝的愛。」

蕭亞軒說,母親過世後,她一直在思考「人生最無窮盡的,到底在哪兒?」現在她已體會,人生除了家人、親友、長官、男女之愛外,「最大的愛就是上帝」。而信主後,靠著禱告,她籌備新專輯時靈感源源不絕,曾在1個晚上創作2首歌。

此外,她過去很少關注家人,現在也改變做法,從關懷身邊的人做起,並希望竭盡所能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她更希望透過歌唱,安撫更多心靈枯竭的人,帶給他們平安喜樂。

馬正遠除了牧師身分外,還是 1名饒舌歌手,並經營亞洲位影音公司,「1040」是他的首部紀錄片。片中,他與吳建豪、韓國歌手SEAN、華人饒舌歌手歐陽靖等人紀錄北緯10到40度亞洲國家發生的迅速轉變。蕭亞軒說,「Jaeson Ma真是1個非常不傳統的牧師」。990828

Posted in 見證分享 | Leave a comment

愛的抱抱奏效 早產兒死而復活

愛的抱抱奏效 早產兒死而復活

更新日期:2010/08/27 09:47 編譯莊蕙嘉/報導

澳洲婦人凱特今年3月早產生下龍鳳胎,女嬰雖存活,但男嬰出生後被宣告死亡。不捨的凱特將男嬰抱在懷中道別,沒想到2小時後,男嬰奇蹟似地恢復呼吸,如今已是個健康的5個月大嬰兒。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當時懷孕27周的凱特生下龍鳳胎,女嬰艾蜜莉生命徵象穩定,但男嬰傑米情況不妙,20分鐘後,醫師宣告他夭折。

不捨的凱特和丈夫大衛抱起只有900公克的傑米道別,凱特脫下袍服,讓傑米貼在她胸口,夫妻倆不停和傑米說話,告訴他如何幫他取名;他有個姊妹;還有父母為他訂下的種種計畫。凱特還用手指沾了母乳餵傑米。

一開始傑米完全不會動,5分鐘後,他數度喘氣,但醫師認為只是迴光返照。但是傑米喘氣愈來愈頻繁,2小時後,他睜開眼睛,且抓住母親的手指,開始規律呼吸。

激動的凱特叫來醫師,堅稱傑米活過來了,醫師聽診後搖頭嘆道:「我真不敢相信。」兒子死而復生,凱特夫婦倆欣喜若狂。

本報曾報導,台中市一名婦人去年底早產生下龍鳳胎,各僅約500多公克。媽媽仿效袋鼠,經常把子女抱在懷中傳遞心跳體溫,2名嬰兒順利長大。

這種被稱作「袋鼠療法」(kangaroo care)的照護技術,近年來有推廣趨勢。顧名思義,母親或其他親人仿效袋鼠的育兒袋,把新生兒抱在懷中,為新生兒保溫。實驗發現,袋鼠療法確能降低嬰兒感染率,減少罹患重症機率,提升睡眠品質及防止失溫。

Posted in 新聞 | Leave a comment

HK 旅遊心得 8.11.10

HK 旅遊心得 8.11.10

 

有時無意中的事,在神的手中能成為美意,出門遺忘手機在家,在懊惱一的剎那間,轉為感謝神要我無慮的出遊,就這樣神的恩典就一點一滴進入我和我所愛的家人當中。在出遊的幾天裡,沒有忘記為親人的家人禱告,回家才知道,原來那樣的感動是神放在我的心裡,以禱告為他們需要上的支持,而我就這樣看見神的手是如何托住我心裡的牽掛。

 

『經上說: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我覺得這句話很有警惕。在踏出國門的機場免稅商店裡,我看見許多傲慢態度的服務人員,並且有點輕蔑客人的詢問,在這樣人來人往的具國際性場所,裡頭不曉得藏著許多低調的有實力人物,我好奇那些服務人員傲慢態度裡的心思是什麼?我也為他們的無知感到嘆息,到底是職業使人貴賤?還是人使職業貴賤了呢?

 

而在偌大的機場裡,若遇上了兩個出關口,若又不確定接你機的人是在哪一個出口時,怎麼辦呢?我想禱告會是一個很有智慧的方法,也是再一次在行程中經歷祂恩典的時刻。在香港機場的出關口,我就這樣和姊妹玩起了這個遊戲,我們決定彼此安靜很短的時間後,然後同時開口說出是要出關口A 還是B,我很想說A,但在我閉上眼問神的時候,我意念裡出現一個大大的B字晃來晃去,就在要同時開口的那一刻,我決定順著我的意念,結果和姊妹說出一樣的答案,我們邊走出去邊幻想著接我們的人會在我們說的這個出口向我們揮著手,果然走著走著,奇妙的事就這樣發生,好像神就這樣透過這一小小的事,宣告祂與我們同行,真開心!

 

到了飯店,放下行李,當然就開始了「小童」導遊的行程(這是我對他的暱稱,請粵語發音,雖然他本人覺得「西路??」比小童好)。晚餐是一家還算道地的西餐廳,店不大,但食物挺美味的,看著粵語菜單,我只能說要發揮一下聯想力,還好有小童導遊罩著,總算既能嚐到美味,又能飽餐一頓。印象較深刻的是奶茶,香港的奶茶的確不同,唯一直到我回來還不解的是為什麼凍飲總比熱飲貴,冰塊在香港顯得值錢許多,不過說回奶茶,小童的一個動作讓我們驚嘆,他手中拿起數個糖包,問我們要全糖還是半糖?我們都決定要半糖,一般一定以為就是把糖倒半包吧厲害就在這裡,當你說完半糖,一包完整的糖就已全倒入杯中,後來有發現原來香港的糖比較沒那麼甜,難怪以前我認識一位香港朋友他說他都加十包糖,現在終於明白原因,雖然還是有點誇張。香港的奶茶聽小童說都是各家廚師親自調配出來,配得好與不好甚至會影響一家店的生意,所以當中的調配方式也堪稱機密。

 

 

 

吃完飯後,當然要把握時間去走走逛逛。不過,小童導遊的絕招就是餐點有多豐富,接下來的行程也會讓你走到有這~~~~~~~~麼的豐富,所以說後來幾天當我們一邊在享受美食時,一邊也要開始為我們的雙腳暗自祝福禱告。話說回,香港的晚上真是美麗,許多遊客來來往往,也構成一幅特別的景觀。我們到了港口,搭了小輪船,吹著海風,看著岸上閃爍著燈光促立在夜裡的各式各樣大樓,真得很難不說美麗,特別是海面上還印著這些發著光的大樓,我覺得這是十足具香港獨有特色的景觀,也很難不愛上這樣的景觀。接下來的行程仍有機會從不同角度去欣賞這樣的夜景,但你不會覺得煩,因為這就是香港。在港口旁有個買冰淇淋的車飯,小小的一隻冰淇淋,口味不錯,價格也算不錯,但一邊吃著冰淇淋一邊走在海港邊,感覺是十足的休閒風,所以算是值得。

 

 

 

 

我們順著海港邊往星光大道走去,沿路說說笑笑,真得有放假的感覺,我們尋找著我們熟悉的名星手印,好啦~ 最八卦的就是我們發現原來擺在梁朝偉旁的手印不是嘉玲,而是曼玉,那嘉玲在哪裡呢?(我得說I’m so sorry. 她的位置在好遙遠的地方…)

 

 

其實在去搭小輪船之前,漏了一個地方,我們先去了水警廳。一出站就看見很高的建築物,造型特別,此外還可以看見其他的景觀,後來經過小童的解說之後,我才發現更特別的是他們為了保存原已在平地的樹和原已有的建築物,透過一些技術而把它們通通抬高至兩三樓,我不知道他們怎麼移動的,但不禁讓我想為他們的心思下所花的功夫按個「讚」。

 

 

 

 

走完星光大道,整個海港邊還是有路可以繼續散步下去,美麗的夜景仍在,但當腿已經不太聽使喚的時候,就是該回飯店休息了。這幾天在香港,我又有另一個心得,怪了,為什麼公共區域或shopping mall,椅子都不多,甚至還沒有?Why ? Why? Tell me Why?(用唱的) 若你累到想坐在地上時,這時小童會看著你冷冷的說「*****(還是消音一下好了,心照不宣,但不是髒話),我們的民族自尊心就會被激起,鐵著腿(台語)也要走下去。

 

PS: 相片都是轉自Tracy姊妹的相簿

 

 Emily

Posted in 旅行 | 2 Comments